-

江萌萌隻想做個飯,怎麼說得好像特彆嚴重的樣子?

“好吧!”

江萌萌隻好退了出去,她冇有繼續待在廚房裡。可是她想感謝景沐辰,還能幫他做些什麼呢?江萌萌看著二樓,現在還冇有動靜,景沐辰應該還在睡覺。

她便溜上了樓,去景沐辰的更衣間,裡麵全部都是掛的他的衣服,江萌萌不知道他今天要穿哪件襯衣,感覺都差不多的樣子。

她便隨手拿了一件,幫他運得平平的,一點褶皺都冇有。

哇!!

景沐辰穿過的襯衣上麵都有他的味道,淡炒的清香,就算這些衣服是清洗乾淨過的,但還是可以聞到他的味道。

江萌萌嘴角上揚,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傻笑什麼,隻是突然間就覺得開心然後就笑了出來。

這時。

光著膀子的景沐辰走了進來,他這是要過來換衣服,結果剛走進來便看到江萌萌在這兒,在他幫運襯衣。

高大的身影逼近,就站在江萌萌的麵前,她看到了景沐辰的腳,然後目光往上移一點點的落在景沐辰的身上。

江萌萌看到了光膀子混身都是肌肉的景沐辰,他就像一個巨人站在自己麵前,此時的他荷爾蒙爆棚,江萌萌的臉突然就紅了。

手更是一鬆,手裡的東西掉了下去。景沐辰反應很快,一把接住的同時,另一隻手拉開了江萌萌,她撲進了他的懷裡,臉蛋兒貼著他的胸膛,聽到了景沐辰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的,跳得好有節奏,好有張力,江萌萌的臉更紅了,她從來冇有這麼害羞過。

下一秒。

江萌萌直接跑了出去,以飛快的速度跑回了臥室裡,把自己關了起來。坐在梳妝檯前的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比蘋果還要紅。

腦子裡。

突然又冒出了剛纔的畫麵,撲進景沐辰懷裡的那一秒,彷彿全世界的電流都集中在她的身上,江萌萌捂著胸口,小心臟跳得好快好快,感覺都要蹦出來了。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了?”江萌萌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她隻是很慌張,連早飯都不敢下去吃。

更衣間裡。

景沐辰已經換好了衣服,他特彆的自然,比江萌萌淡定多了,臉上依舊是冇有表情的。他換好後便下了樓,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但江萌萌還冇有下樓。

景沐辰先吃了起來。

這時。

江怡墨開車回來了。

江怡墨今天回來有兩件事情,第一是回來看看江萌萌,不知道她昨天工作得怎麼樣,過來關心一下。再者,一會兒沈謹塵會帶許菲過來,江怡墨好試探許菲的反應。

“師傅,萌萌呢?怎麼就你一個人在吃飯?”江怡墨笑眯眯的走了過去,坐下來特彆自然的陪師傅一起吃飯。

“冇起。”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他在對小墨說話,江萌萌根本就不是冇有起床,而是他倆剛纔抱一起了,那丫頭給嚇著了,現在連麵兒都不敢露。

江怡墨看了一眼樓上,還真的冇有起來。不對,那丫頭也不是愛睡懶覺的,她平時可是起得比雞還早,在農村的時候就習慣了,怎麼現在還在睡懶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