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我不會的。”江雨菲拉著沈謹塵:“老公,今天真是謝謝你,爸爸的生日宴上,他收到這個禮物肯定會很高興的。對了,到時候你如果工作不忙的,可以跟我一起參加嗎?”

江雨菲在祈求沈謹塵,因為這些年隻要是江家有關的任何活動,他從來不參加,不感興趣,江雨菲也不敢奢望他能點頭。

車裡!

徐風開車,江怡墨在抽菸,味兒很重,有些嗆人,徐風簡直受不了,平時江大BOSS不這樣呀!她抽菸都會開車窗,或是把敞篷打開,今天怎麼在這兒悶抽?

是剛纔輸了,所以不開心?

“江總,剛纔你明明可以贏的,最後為什麼要收手?”徐風問。

明明就是江怡墨讓他停的,不然徐風肯定按著喊,他有信心,頂多再加兩輪沈謹塵肯定招架不住,剛纔沈謹塵明顯慌了。

“你覺得花一億五千萬買個翡翠屏風有意義嗎?”江怡墨反問。

徐風搖頭:“要是我肯定不買,那東西放家裡頂多就是好看,誰也不可能天天瞧著,一就實際意義都冇有。但你不一樣呀,你是財神爺呀,在剛纔的情況下,你代表的可是TM集團,就那樣輸了,麵子上多少過不去吧!”

徐風覺得,麵子更重要。

“麵子多少錢一斤?我現在就賣給你。而且我相信,如果師傅在的話,他也不會花天價去買個擺件,這個冤大頭還是讓給沈謹塵和江雨菲吧!”江怡墨說。

她還在抽菸,上車後的第四隻煙,她抽得很鬱悶,誰都瞧得出來,她心情不好,從拍賣會開始到現在一直不好。

“也對,反正咱們今晚也放了不少的血,不在乎最後的輸贏。”徐風繼續開車。

“對了,這兩天你去幫我找個和今天剛纔拍賣差不多的翡翠屏風,年代越遠越好,一定要是正品,過幾天我有用。”江怡墨輕輕吐了口氣,菸絲便像霧氣一樣從她頭頂上升了起來。

“翡翠屏風?那你剛纔直接拍下來就得了,乾嘛還費這個勁?”徐風根本不懂。

整這麼複雜做什麼?

“我有我的道理,你儘快辦妥就行,一定得是真的,不能拿贗品來糊弄我。”江怡墨說。

“放心吧,隻要錢到位,東西肯定是真的,剛好有認識一個這方麵的行家,讓他幫忙找找,肯定冇問題。”徐風說。

“靠譜。走,找個地方喝兩杯。”江怡墨說。

“喝酒?”徐風吃驚。

大晚上喝酒,可不是江大BOSS的風格,她這是有心事?

“放心,不會讓你白喝,五百塊錢一杯,喝了多少自己記著,明天去找財務報。”江怡墨非常霸氣的說。

“好,我喝。”徐風爽快答應。

開玩笑,不能跟錢過意不去呀!五百塊錢一杯的酒,他能喝一卡車,啊哈哈哈,跟著江大BOSS就是爽呀,發家致富的門道就是多。

半小時後!

江怡墨家裡!

茶機上放了兩盤花生米,剩下的是紅酒,兩個高腳杯。

徐風專門拿來了筆和紙,一會兒開喝後,他就拿筆寫下來,喝一杯就劃上一筆,有多少個正字一目瞭然,為了防止江大BOSS喝多了明天耍賴,完事兒後還得讓她簽個字就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