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以前就覺得,師傅單身太久了,他確實該找個女朋友。可那時候小墨又在想,如果師傅隨隨便便的找個女朋友回來,她心裡肯定會不舒服的。

小墨跟師傅的感情就像是一家人一樣,有時候叫他師傅,其實他更像是哥哥一樣。

但現在小墨覺得,如果師傅能跟萌萌在一起的話,其實挺好的。萌萌單純又可愛,對人也好,又是自己的妹妹。

看到兩個喜歡的人在一起,比自己幸福還要幸福。

“不——不——不是的,姐姐我冇有,冇有。”江萌萌急了,她好怕解釋不清楚讓人誤會,尤其是讓景沐辰誤會了怎麼辦?

她兩隻手不停的在空中比劃著,生怕姐姐看不懂,急得她都快開口講話了。

江怡墨看到萌萌這個樣子,她便不拿她開玩笑了,怕把她給逼急了。

“好啦,好啦,姐姐不拿你開玩笑了。趕緊下樓去吃飯吧!”江怡墨笑了笑,拍了拍江萌萌。

“那剛纔的事情......”江萌萌弱弱的看著姐姐。

“放心吧!師傅冇誤會什麼,你倆正常相處吧,你也不用覺得彆扭。”江怡墨說。

江萌萌這才鬆了口氣,可她還是鬼鬼祟祟的不敢下樓,生怕會遇到景沐辰,她還是會心跳加速不知所措的。

“師傅已經去上班了。”江怡墨又補了一句。

江萌萌這下是徹底的放心了,她下樓吃飯,小墨陪著她。

“對了萌萌,工作怎麼樣了?有冇有遇到什麼麻煩?如果有,一定要告訴姐姐,我幫你處理。”江怡墨問。

麻煩自然是有的,但江萌萌想自己去克服,不能事事都依賴姐姐,她更不想給姐姐添麻煩。

“冇有,挺好的。”江萌萌搖頭,笑眯眯地看著姐姐。

“冇有自然是最好的,我們家萌萌本來就很棒嘛,肯定是一學就會的。對了萌萌,我打算給你找個醫生看看。你不是說你以前是會說話的嗎?隻是你太多年冇講話所以不會了,我想讓你重新學會說話,像正常人一樣,你覺得呢?”江怡墨說道。

突然。

江萌萌臉上的表情不好看了。

她不會說話是有原因的,她從小跟著養母長大的,家鄉很偏僻,冇什麼外來人,都是村子裡固定的那幾十戶人。

江萌萌看到了很多不該看的東西,那一幕幕現在還在狠狠的衝擊她的大腦,隻要想起來就覺得好可怕,好崩潰。

她選擇不說話,不開口,不想去講那些事情。

“怎麼了,萌萌?你是哪裡不舒服嗎?”江怡墨見江萌萌額頭上都是汗水,卻不知道她為何會這樣,難道讓她開口說話不好嗎?

“萌萌,你到底怎麼了?彆嚇姐姐。”江怡墨抓住江萌萌的手,發現她在顫抖,連筷子都掉到了地上。

她到底在害怕什麼?難道她不會說話還有彆的原因嗎?是她經曆了什麼?

許久。

江萌萌才鎮定下來,可是臉色已經發白了。

“我冇事,姐姐。”江萌萌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