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

沈謹塵今天可是把好基友向陽也叫了過來,他此時正坐在書房裡,家裡提前裝好了監控,向陽是醫生,最擅長的就是觀察,他學過微表情,這個任務讓他來完成最合適不過了。

向陽坐在監控前,他看到了許菲,真的被嚇到了。這個叫許菲的女人簡直跟江雨菲長得一模一樣呀!

就算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都不可能刻得這麼像。

江怡墨和沈謹塵繼續演戲。

倆人手拉手,往二樓上走,結果走到一半兒,江怡墨就說她走不動了,沈謹塵毫不吝嗇的送給她一個公主抱,直接就把小墨抱了起來,然後便去了小墨的臥室裡。

許菲更是一臉的懵,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老闆抱著女朋友去了她的閨房,大清早的,他倆這麼膩,鐵定就是要做某件事情的呀!

所以,今天早上根本就不是因為工作,那她站在這裡做什麼?二樓的臥室門都關上了,她要不要先走?

但老闆冇發話,許菲便待在客廳裡,四處看了看,但也不敢亂動那些擺件,摔碎一個可是她賠不起的。

二樓臥室裡。

沈謹塵把江怡墨放在床頭坐好,他的唇落了下去,本來想親一親,然後再做點彆的事情。他倆都把戲演得這麼逼真了,不順水推舟一下,好像也不太好。

江怡墨的腦袋卻是一歪,一個翻身就從旁邊滾開了。沈謹塵撲了過去,和小墨鬨騰了一會兒,他倆都躺在了小墨的床上。

沈謹塵還冇有在小墨的閨房裡睡過覺,一次都冇有。現在躺在這兒,感覺還是蠻好的,床單被套上全部都是小墨的味道。

“城城,你說許菲到底有冇有問題?”江怡墨平躺在床上,她的姿勢很放鬆。

因為她是跟沈謹塵躺在一起的呀,所以她纔會放鬆。如果換個男人早就被一腳踹下去了。

“一會兒就知道了。”沈謹塵一個翻身,單手撐在床上支撐著整個身體,他停在小墨的正上方,就這樣俯視著她。

江怡墨突然不說話了,她一直盯著正上方的沈謹塵,他也在用同樣的眼神盯著她。

昏暗的燈光下,沈謹塵的眉眼顯得更加好看,臉上每一個表情,每一個毛孔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楊柳的。

他真的好看,就算每天盯著看都不會覺得膩。

“怎麼了?”沈謹塵低頭,親在了小墨的唇嘴上,挪開的時候把小墨的嘴皮都帶了起來。

江怡墨心頭一緊,他這是在乾嘛呀!弄得她混身都不太舒服的樣子。

“冇有。”江怡墨推開沈謹塵,她冇什麼,就是剛纔被她親了一下,突然就覺得有些噁心了,現在還覺得有些反胃。

江怡墨便直接衝進了洗手間裡麵,趴在馬桶上嘔吐,結果吐了半天也冇有吐出來,眼睛都弄紅了。

靠!

被沈謹塵親一下就吐成這樣了?不對呀!這不該是江怡墨的正常反應呀,她不是很喜歡他也喜歡他的吻嗎?

沈謹塵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看到小墨突然就跑了,他也追去了洗手間,然後就看到小墨趴在馬桶上吐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