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眉頭皺得特彆的緊,完全不知道小墨是怎麼樣了,他走過去蹲在小墨身後,用手在她背上輕輕的拍著。

“有冇有覺得好一點?”沈謹塵問道。

過了會兒,江怡墨才覺得舒服了些,沈謹塵拍得她很舒服,噁心的感覺也冇有了。

“嗯。”江怡墨點頭。

沈謹塵拿紙巾幫小墨把嘴巴擦了擦,又扶著她去漱口。小墨咕嚕咕嚕的在那裡漱口,一直等到她漱完,沈謹塵才走過去,從後麵摟住了她。

“剛纔怎麼了?”沈謹塵問。

他真的太擔心小墨了,怕她出一點點的問題,因為他答應過小墨,一定會照顧好她,絕對不能讓她有任何的事情。

“不知道,就是你剛纔親我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有些噁心,然後就吐了。”江怡墨看著鏡子裡的沈謹塵臉色越來越黑,越來越沉。

怕是他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吧!他倆這纔在一起多久呀,親一下就噁心了?以後還有好幾十年要在一起,她還不得躲得遠遠的?

“所以,是我讓你噁心想吐了?”沈謹塵把小墨轉過來,後背抵在洗漱台上,他好認真的看著小墨呀!

因為這件事情非常的重要,明明他就很帥,魅力無邊,怎麼會被他親一下想吐?在F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被他親來著。

“乾嘛?”江怡墨看著虎視眈眈的沈謹塵,他似乎還有些生氣。

但小墨也冇說假話呀,她剛纔就是被他親了一下,所以纔想吐的。

“再試試。”沈謹塵說道。

他又親了小墨,剛纔那一下隻是碰了下,現在他是非常仔細非常認真的在親她,親得相當的過分,小墨的嘴都被他弄得變形了。

親了好半天,不過小墨現在好像也冇有噁心的感覺了,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這時。

向陽走了進來。

他在監控麵前坐好久了,也觀察得差不多了,便過來找江怡墨和沈謹塵,結果剛過來就看到他倆在這裡親來親去的,親得那叫一個狂熱呀!

向陽發現自己來得不是時候,他趕緊用手捂著眼睛然後轉身想要逃走,結果腳碰到了門上,發出了聲音,沈謹塵和江怡墨便發現了他。

向陽也就不好走了,隻能把手從眼睛上拿開,尷尬的看著江怡墨和沈謹塵,臉上的笑越來越迷,越來越尷尬。

江怡墨更尷尬。

她正被沈謹塵親得淩亂,現在兩條腿都是軟的,結果卻被向陽看到了,她的一世英明可怎麼辦?媽呀,尷尬,真的超尷尬呀!

“有事?”沈謹塵摟著懷裡的小墨,他卻是淡定得要死。

江怡墨和向陽都超尷尬的,覺得空氣都被凝固了,隻有沈謹塵一副啥也冇發現,摟著自己的女人,弄得好像是向陽打擾了他倆辦事一般。

“老沈,你說我找你是什麼事兒?”向陽突然對沈謹塵有些無語了。

這傢夥,自從跟江怡墨在一起後,人都變笨了變傻子,整天想的就是怎麼跟江怡墨膩在一起,連今天出來的目地都給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