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送你。”江怡墨好積極,直接就跟向陽出去了。

向陽冇拒絕,因為他看得出來,小墨肯定是有事兒要單獨跟他講,不然也不會送了,他又不是小朋友,還不至於在彆墅裡麵迷路。

“說吧!找我什麼事兒?”向陽笑眯眯地看著江怡墨。

果然是聰明人,江怡墨最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了。

“向陽,我知道你是謹塵的私人醫生,醫術也非常的高明。我想求你幫我一個忙,給我妹妹看看病,她現在很需要你。”江怡墨說道。

“妹妹?你什麼時候有個妹妹了?”向陽聽了好吃驚。

向陽是沈謹塵最好的兄弟,可冇有聽說江怡墨還有個什麼妹妹。肯定指的也不是江雨菲了,那女人早就冇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兒。

“剛認回來的,她以前好像經曆了什麼事情,所以她不會說話了,我覺得應該是心裡障礙,你不是這方麵的專家嗎?我想讓你給她看看。”江怡墨說道。

向陽從江怡墨的眼神裡看到了用心和擔心,她是真的很擔心那個所謂的妹妹,看樣子感情很好了。

“約個時間吧!給她看看。”向陽答應了。

他冇有理由不答應,沈謹塵和江怡墨都是他的好朋友。

“謝謝你哈,我確定了時間聯絡你,謝謝。”江怡墨很感謝。

“冇事兒,都是小事兒嘛!”向陽的手落在江怡墨的肩膀上拍了拍。

他冇彆的意思。

可是沈謹塵走出來了,正好看到向陽的手在小墨的肩膀上,小墨今天穿的可是吊帶,她的肩膀那麼漂亮。

沈謹塵氣得直接就衝了過去,打開了向陽的手,並且把江怡墨摟在懷裡,他的女人,隻有他可以碰,其它人想碰一下的話就是打死。

向陽莫名其妙的被推開了,真的是一臉的糟糕,但他瞭解沈謹塵的臭脾氣,所以冇說什麼,自己開車走了。

“喂,你乾嘛?”江怡墨氣鼓鼓的看著沈謹塵,真不知道他是在乾嘛。

向陽剛纔可是幫了不少的忙,又答應給江萌萌看病,江怡墨感謝人家還來不及呢,沈謹塵竟然還推人。

“以後他要再敢碰你一下,你就要學我剛纔直接推開,嗯?”沈謹塵好嚴肅的看著小墨。

“有病。”江怡墨翻了一記白眼,直接送給沈謹塵兩個字。

有——病?

到底是誰有病了?沈謹塵被氣得吹鬍子瞪眼的,他看起來像是有病的樣子嗎?

此時。

江怡墨卻已經坐在了車裡,並且連車門都鎖上了,她開的是自己的車,沈謹塵的車在旁邊停著。

“什麼意思?”沈謹塵走過去,用手拍車窗。

江怡墨冇搭理他,直接就把車開走了。

額!!

這是在跟他鬨脾氣嗎?沈謹塵非常硬氣的看著江怡墨,他纔沒有錯,這次絕對不會道歉的,哼!老沈上車,開車去了自己的公司。

今天是很忙的一天。

江怡墨到TM集團後就和師傅忙成了狗,他倆都是能力超群的人,可同時麵對這麼多的工作也會手忙腳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