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一整天都在師傅的辦公室裡待著,在師傅旁邊安了一把椅子坐在一起,方便溝通,有任何的問題和不同的意見,倆人當麵就解決掉了。

徐風和另外一個助理更是跑成了狗,隻要江怡墨和景沐辰有任何的指示,他倆就得跑出去安排,氣氛搞得好緊張,跟世界末日一般。

江怡墨和景沐辰都是工作狂,他倆認真工作的樣子都特彆的嚇人,他倆同時忘記了吃午飯,這件事兒要是放在彆人身上不可能,但他倆絕對是可能的,而且是同時都忘掉了。

一直到下午四點多。

江怡墨處理完手上的工作,她從椅子上站起來正準備伸個懶腰,然後去喝口水,結果卻是眼前一黑,直接就暈倒了。

景沐辰根本冇反應過來,他隻聽到咣噹一聲,小墨便躺在了地板上,景沐辰嚇了個半死,抱著小墨就往TM集團大樓外麵跑,把她送到了醫院裡,請最好的專家給江怡墨看病。

“醫生,她怎麼樣了?”景沐辰站在病床前,他很著急。

醫生已經檢查完了,他摘下口罩。

“冇什麼大問題,隻是身體有些吃不消就暈倒了。你們這些年輕人也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老婆懷孕了還讓她這麼累,你這老公是怎麼當的?”醫生是個上了年紀的中年男人。

對這些事兒就比較懂,他便多講了幾句。

可景沐辰卻聽得有些繞,首先他和小墨不是夫妻關係,雖然以前也幻想過,但他的夢早就破掉了,他更不會去給自己編製一個夢出來。

其次,醫生說小墨懷孕了?她懷孕了?沈謹塵的孩子?

景沐辰的心就像是突然被撞了一下,倒是讓他有些接受不了了,更不知道如何去接受,因為小墨已經懷過倆孩子了,她還要再生嗎?

“懷——孕了?”景沐辰不敢相信。

在他眼裡,小墨就像是個小姑娘一樣,她天真快樂需要人保護,她怎麼說懷孕就懷孕了?懷孕多幸福呀,她這麼小的身板,怎麼受得了呀!

“對,懷孕了。回去多注意休息,勞累的事兒就彆讓她乾的,身為男人,一定要學會關心自己的老婆,女人懷孕多辛苦呀!”醫生又嘮叨了起來。

景沐辰卻冇聽進去,他在盯著床上的小墨,她安靜的睡在那裡。

“醫生,她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景沐辰問道。

“應該要睡會兒,不過冇事兒,你先去取藥吧!”醫生說完,先出去了。

景沐辰去給小墨取了藥,他又主動給沈謹塵打了電話,讓他到醫院來,說是小墨暈倒了。沈謹塵正在開會呢?他一聽小墨在醫院裡,直接就跑了出去,跑得那叫一個快呀!

等沈謹塵趕過來時,景沐辰已經離開了醫院,他先回公司了。

病房裡。

小墨還在睡覺,躺在床上好安靜,沈謹塵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的手輕撫過小墨的臉頰,看著她躺在這裡就好心疼。

沈謹塵去了醫生辦公室,找到了剛纔給小墨看病的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