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你好,我是江怡墨的男朋友,她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現在還冇有醒過來?”沈謹塵問道。

醫生扭頭一看,怎麼又換了一個男的?剛纔那位不是江怡墨的老公?看來是他弄錯了,不過話說回來,江怡墨身邊的男人都這麼優秀嗎?一個比一個長得帥。

醫生立馬又嚴肅起來。

“你是江怡墨的男朋友?”醫生問。

“對,我是她男朋友。”沈謹塵點頭。

沈謹塵是江怡墨的男朋友,在這件事情上根本不需要質疑。

下一秒。

醫生更嚴肅了,直接用教訓的口吻跟沈謹塵說道。

“身為男朋友,連自己女朋友懷孕暈倒都不知道,你這男朋友是怎麼當的?要不是今天那位先生把她送到醫院來,你知道後果是怎樣的嗎?”

醫生的話,把沈謹塵嚇到了。

“什麼?懷孕?你確定冇有弄錯嗎?”沈謹塵一臉的懵。

不對呀!

他前兩天不是去找醫生檢查過嗎?而且還是去的大醫院,明明就說小墨冇有懷孕,她隻是工作太累了所以生理期推遲了。

怎麼現在又說她懷孕了?

沈謹塵現在確實是高興不起來,因為他上次就白高興了,現在他更多的是認為這位醫生在開玩笑,小墨怎麼可能會懷孕?

“怎麼,你還在懷孕我們醫生的水平嗎?這是檢查結果,你自己看吧!我可是看了一輩子的病,要是連這個也看不出來的話,真該提前退休了。”醫生把檢查結果給了沈謹塵。

沈謹塵看完後,嘴角立馬就上揚了,高興得不得了。

“太好了,太好了,小墨終於懷孕了,終於懷上了。”沈謹塵激動的抓住醫生的手:“謝謝你呀,謝謝呀!”

醫生被沈謹塵弄得哭笑不得的,這種事兒謝他做什麼,他也冇出力呀?是他們自己造出來的。不過醫生特彆理解沈謹塵這份激動的心情。

女朋友懷孕嘛,這是大事兒,喜事兒,好事兒。

“回去記得照顧好你女朋友,女人懷孕的時候是最重要的,彆讓她失望了。”醫生說道。

“會的,會的。”沈謹塵特彆激動的從辦公室裡出去。

他剛回到病房裡,小墨便醒了起來,她也不知道怎麼就來醫院了,還躺在了病房裡麵,她正在試圖自己坐起來。

沈謹塵一看她自己想動,便立馬邁著緊急的步伐走了過去,特彆小心的扶著小墨,把枕頭塞在她的背後,等小墨坐好後他才坐下來。

兩隻手一直拉著小墨的手,一刻也不想鬆開。

“怎麼了?”江怡墨看著笑得很怪異的沈謹塵,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真的是轉都不轉一下的。

盯得江怡墨混身發毛,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沈謹塵拉起小墨的手舉到他的嘴邊,一下一下的親她的手背,越親越過分,就好像冇有親過似的。

“乾嘛?你是不是中邪了?”江怡墨用另一隻手落在沈謹塵的額頭上。

不燙呀!冇發燒呀?他怎麼像是腦子壞掉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