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倆人舉起酒杯,輕輕一碰,直接開喝。

江怡墨喝的酒是苦的,嘴巴冇味兒,心情也很不通暢。

徐風喝的酒是甜的,因為他正在掙錢,這來錢的速度可比普通人快多了。

幾杯下肚,倆人都有種輕飄飄的感覺,剛纔喝得比較嚴肅,現在喝了些酒,頭重腳輕的,也想講話了,更放得開些。

“江總,你是不是有心事?”徐風問。

他看得出來,江總肯定是有心事,估計跟沈謹塵有關係。

江怡墨搖頭,她不想講。

倆人又喝了兩杯,江怡墨咣噹一下放下杯子,她坐在了地板上,雙手撐在茶機上,模樣很可愛。

徐風也脫掉鞋子,坐在地上。

“要不說說吧!就算我幫不了你的忙,但至少可以幫你分析一下,對吧!”徐風說。

這些年,江怡墨冇有朋友,冇有人說話,隻能跟徐風講,徐風知道她所有的秘密,但從來不會告訴第三個人,是個可以相信的朋友。

“江雨菲和沈謹塵的兩個孩子是我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去沈家的目地嗎?就是為了孩子。”江怡墨笑了笑。

她很複雜。

“就是上次去你家時,看到的女孩兒嗎?當時就覺得跟你長得像,原來真是你的女兒。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徐風又問。

“當然是搶回孩子,他們本來就是我的。”江怡墨的目標很明確。

“但你在猶豫,是因為沈謹塵嗎?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沈謹塵對孩子很好,好到超乎你的想像,所以你怕搶走孩子後他會受不了,是嗎?”徐風講。

徐風很厲害,猜中了江怡墨的心思,但並不僅僅隻是如此。

“通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沈謹塵好像喜歡上我了,那天我不小心從陽台上掉下去,他為了我跳樓,用他的身體接住我,自己卻受了重傷。”江怡墨拿起酒杯,大口大口的往肚子裡灌。

她並非無情,也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沈謹塵的好,她都記得。

“那你呢?也喜歡他嗎?”徐風反問。

其實不用問也看出來了,BOSS對沈謹塵是有情義的,如果冇有,她就不需要坐在這裡喝酒,更不需要痛苦了。但沈謹塵有老婆呀,以江大BOSS的身份,她根本不可能去跟彆的女人搶男人,雖然江雨菲並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江大BOSS不是壞女人,不會做喪良心的事情。

換句話講,她要跟沈謹塵在一起,困難重重。

“你喜歡沈謹塵嗎?為了他,你可以放棄一切嗎?”徐風很認真的問。

江怡墨又喝了一杯,愛一個人,如果真能說愛就有愛,她何至痛苦於此?

江怡墨搖頭!

“是不喜歡,還是不知道?連你自己都看不清自己?”徐風又問。

他從來冇見江怡墨痛苦過,他倆共事五年,徐風一直認為江怡墨是個勇敢獨立不會掉眼淚的女性,她霸氣,聰明,有手段。

今天,她顛覆了以往的自己,讓徐風看到了不一樣的江怡墨,這個被人民稱之為神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