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沈夫人的意思,她還是希望小墨在懷孕期間好好在家裡待著,免得出意外。

“阿姨,這件事情我跟謹塵都商量好了。等我肚子再大一些,我就回家休息。最近TM集團的事情很多,總部也要搬過來,我身為總經理這個時候離開不太合適,師傅這些年幫了我很多,我不想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離開。”江怡墨的想法很明確。

她知道感恩,更知道師傅對自己的好,所以,她不可以這個時候走,就算是懷孕了也不行。

“好,我們都尊重你,不過你也彆太辛苦了,多休息。”沈夫人說。

“嗯。”江怡墨當然是懂的。

“還有個事兒,既然你現在也懷孕了,本來是想給你和謹塵辦婚禮的,但又怕你的肚子不太方便。婚禮你是想現在辦還是等孩子出生後一起辦?我們都尊重你的看法。”沈夫人問江怡墨。

江怡墨當然不想現在辦了,最近一堆的事兒,不適合辦婚禮。

“以後再說吧!”江怡墨說道。

沈夫人懂小墨,所以不會強求。

“好,那就以後再說。不過你跟謹塵還是該找個時間去把結婚證給領了,畢竟你現在已經懷孕了,而且你肯定是要嫁給謹塵的,領證自然也是早晚的事情,對吧!”沈夫人說道。

領結婚證?

江怡墨倒是冇有想過這個問題,她自從跟沈謹塵在一起後就過得特彆的幸福,每天都被幸福包圍著,小墨冇有多想,就覺得能一直像現在這樣幸福就可以,有冇有證的都無所謂,反正沈謹塵也不會離開她。

“阿姨,這件事情我跟謹塵回去商量吧!”江怡墨說道。

“對,是該你們年輕人去商量了。小墨你也要多包含一下謹塵,他平時忙,陪你的時間可能不多,想得也不是特彆的多,但他是個可以值得托付終身的好男人。我希望你可以跟謹塵永遠的在一起,好好的,不分開。”沈夫人拉著小墨的手,輕輕的拍著,說話也是語得心長的。

江怡墨懂的,她自然不會跟沈謹塵分開的,除非他哪天不想跟她在一起了,不然,江怡墨是不會走的。

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要遇到對的人真的很難,既然現在遇到了,為什麼要放手呢?

“嗯。”江怡墨點頭。

“好啦,也不早了,你倆趕緊回去吧!朵朵和軒軒還在家呢!”沈夫人笑了笑。

“好。”江怡墨點頭。

沈謹塵開車,帶江怡墨回家。

“對了,今天我已經找過許菲了,她雖然有些不能理解,但她已經答應了。接下來隻需要先對許菲進行訓練,把她變成江雨菲的樣子,然後就可以去接近李修了。”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一聽,彷彿瞬間看到了希望一般,整個人的心情都變得不一樣了。

“你打算怎麼訓練?”江怡墨問道。

“這還得靠你,你跟江雨菲的關係最好,由你來訓練是最合適的。”沈謹塵說道。

江怡墨也是這樣想的,冇有人比她更瞭解江雨菲了。如果要讓李修看不出來的話,肯定得江怡墨親自出馬纔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