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要想把一個完全陌生的人,變成另外一個人,還不能被李修發現,其實特彆的難。這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去訓練許菲。

“這樣,明天我們一起去見見許菲。”江怡墨說道。

“遵命,老婆大人。”沈謹塵嘴角微揚,臉上是藏都藏不住的笑意。

他真的太開心了,自從知道小墨懷孕了,就老是喜歡盯著她的肚子看,雖然現在啥也看不出來,但他就是喜歡盯著。

“你乾嘛?”江怡墨好無語。

“不乾嘛,看自己老婆又不犯法。”沈謹塵笑著。

“誰是你老婆了?彆亂叫。”江怡墨把臉轉開,但她也在笑。

“也對,我們是該把關係坐實了。”沈謹塵突然把車停了下來。

這是半道上,還冇有到家呢?他怎麼就在這裡停了?

“乾嘛?”江怡墨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可是沈謹塵已經下了車,他繞過去幫小墨把車門打開,把她拉了過去。大晚上的,在路邊站著做什麼?喝西北風嗎?

咣噹。

沈謹塵突然半跪了下去,他拉著小墨的手,特彆認真地看著她。

“小墨,我們結婚吧!”沈謹塵一本正經地說道。

他這是在求婚嗎?可是,他不是求過了嗎?江怡墨也答應了,怎麼現在突然又要求婚?江怡墨有些措手不及的,突然間就傻住了。

但她還是很感動的,沈謹塵一個大總裁,多麼倔強有脾氣的一個人,他此時竟然跪在這裡,他也是要麵子的呀!

“謹塵,你先起來吧!”江怡墨拉著沈謹塵的手,把他拉了起來。

“小墨,那你是答應了?”沈謹塵問。

“我什麼時候不答應了?上次求婚的時候不是已經答應了嗎?你乾嘛又弄這麼一出?”江怡墨完全搞不懂沈謹塵了。

他現在好像有些患得患失。

“那咱們明天就去領證登記。”沈謹塵突然就把江怡墨抱了起來,原地轉了好幾圈。

他早就想跟小墨去把證領了。

“這麼突然嗎?要不要挑個好日子?”江怡墨慫了。

她其實不敢去。

“明天就是最好的日子。”沈謹塵抱著小墨繼續轉,都快把她的腦袋都轉暈掉了。

“所以,你是一早就計劃好了?”江怡墨問。

他肯定是算計好了,還有剛纔在老宅的時候,沈夫人也說讓小墨和沈謹塵趕緊去領證,肯定是他們算計好的。

“從我遇見你的那天起,我每天都在計劃。計劃著怎麼把你騙回家。”沈謹塵看著懷裡的小墨,真是愛她愛得不得了。

“討厭。”江怡墨笑了。

她是被沈謹塵給逗樂的,他現在越來越會花言巧語了。但她還是開心的,因為沈謹塵對她真的特彆的用心,真的無可挑剔了。

沈謹塵開車帶小墨回家,朵朵和軒軒早就睡著了,他倆最近老是喜歡擠在一個房間裡。江怡墨站在門外,看著朵朵小可愛靠在軒軒的懷裡,他倆身上的被子蓋得好好的,隻露了小腦袋出來。

兄妹倆的感情可真好,江怡墨完全不用擔心他倆長大後會改變,就算軒軒和朵朵不是親的兄妹,但他倆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這份情誼是會一直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