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特彆瞭解江雨菲,所以剛纔在教許菲走路,學江雨菲說話。但這些都是表麵的,很容易被人看透。

李修那麼聰明,跟江雨菲又認識很多年,不可能看不出來的,這麼做其實是在冒險,江怡墨覺得不對勁兒。

“那你說要怎麼辦?”沈謹塵問小墨。

江怡墨突然不說話了,她正在思考,正在想到底要怎麼做,纔可以萬無一失,她真的輸不起,這是小墨唯一的機會了。

突然。

江怡墨腦子一閃,她還真的想到了辦法,但也有些冒險,不過比讓許菲去學江雨菲要靠譜一些。

“這樣,咱們讓許菲裝失憶後的江雨菲吧!許菲本來就不是江雨菲,她根本就學不來也不記得以前的事情。那我們就讓她裝失憶後的江雨菲,而且江雨菲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去摔壞腦子也很正常。她如果在李修麵前裝成不認識他,我覺得很簡單。”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這個辦法倒是提醒了沈謹塵,不得不說這確實行得通,而且還不需要讓許菲去假裝任何人,她隻需要在李修麵前裝作一副不認識的樣子就可以。

許菲和李修本來就不認識,這根本就不用裝嘛!

“我覺得可以。”沈謹塵同意。

“那咱們一會兒就去找李修,然後想辦法套他的話怎麼樣?”江怡墨已經迫不及待了。

“今天太急了,許菲現在也是一點準備都冇有,現在去的話,我覺得勝算不大。這樣,明天吧!今天先跟許菲說好,我再把李修那邊安排一下,明天晚上過去。”沈謹塵雙手落在小墨肩膀上,特彆認真地看著她。

小墨現在就是太心急了,恨不得立馬把李修的嘴巴撬開,問清楚當年的事情。

“可是謹塵,我......”江怡墨一臉的焦慮。

她是真的不想再等下去。

“聽話,隻是多等一天不會怎樣。但如果事情冇有安排好,我們就有可能會失去唯一的機會,你也不想這樣,對不對?”沈謹塵還是理智的。

反倒是江怡墨,平時她那麼機智,現在卻想不通這些問題,是她鑽進了牛角尖裡麵走不出來了。

“嗯,好。”江怡墨點頭,乖乖的答應了沈謹塵。

接下來,換成是沈謹塵來給許菲做培訓。江怡墨自己椅子上玩手機,吃東西,遠遠的看著就好了。

她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沈謹塵的教學成果。小墨離得有些遠,聽不到他倆的對話,可遠遠看過去,真有種沈謹塵和江雨菲站在一起的感覺。

這種感覺真的好強烈呀!主要是今天許菲穿的是江雨菲的衣服,連髮型都是一模一樣的,不得不讓人產生錯覺。

江怡墨現在已經可以想像,等他們把許菲帶到李修麵前,李修的反應會怎麼樣,怕是會特彆的精彩吧!

下午。

江怡墨去了江氏集團看江萌萌。

總裁辦公室裡。

江萌萌特認真的坐在那裡,她麵前堆的全部都是檔案,看到她一臉焦頭爛額的樣子江怡墨還挺想笑的,有點兒她當年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