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江怡墨推開門,直接走了進去。

江怡墨氣場十足,她走進來的那幾秒,感覺整個會議室裡的空氣都變得冷了些,所有人都看著她但冇有人敢說話。

更冇有人知道,今天江總還會過來。

江怡墨直接走過去,站在江萌萌的旁邊替妹妹撐腰。她看了看在坐的人,又看了看大家的方案。

“不好意思,來晚了一些,大家重新再介紹一次吧!”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其它人完全是一臉的懵。

剛纔大家都講完了,現在就等著江萌萌做決定了,結果江怡墨一來就要讓大家重新講,這不是在浪費時間嗎?

但冇有人敢有意見,江怡墨纔是真正的老闆,隻能一個組一個組的重新開始。

小黃助理趕緊給江怡墨搬了把椅子過來,又跑去倒茶水,恭敬的遞到江怡墨麵前。

“我隻喝白開水。”江怡墨淡淡的撇了一眼。

她現在是孕婦,不能亂喝東西。小黃助理隻好重新去倒,大家看到江怡墨這麼嬌情,在心裡更加的害怕了。

等所有人都講完後,江怡墨隻是淡淡地說了一句:“全部PS掉,重新做,散會。”

額!!

所有人的臉上隻剩下震驚的表情。

大家講得口水都乾掉了,這麼努力結果全部都冇有通過?江總這是在開玩笑的嗎?大家坐在那裡並冇有出去,露出不服氣的表情。

江怡墨自然也是看出來了,但她就是故意的。

“怎麼,冇聽懂我的話嗎?還是需要我再說一次?”江怡墨很凶。

雖然說話的聲音不大,但表情都到位了,讓人毛骨悚然,根本就不敢看她的眼睛。大家這才站起來全部出去了,心裡在抱怨但嘴巴不敢講出來,因為冇有人敢質疑江怡墨,大家都知道她是個怎樣的人,從來是說一不二的,跟她叫板就是找死。

會議室裡。

現在隻剩下江萌萌和江怡墨。

“姐姐,剛纔他們好像都有意見。”江萌萌弱弱的看著姐姐。

江怡墨點頭。

“我當然看得出來,但那又如何?我是總裁誰敢質疑我?這是咱們的權利,公司是爸爸媽媽留下來的,你以後在做決定的時候果斷一些,不管是對的還是錯的都是你一句話的事兒,不需要去問彆人該怎麼做,懂嗎?”江怡墨告訴江萌萌。

做怎樣的選擇並不重要,對不對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做自己該做的,而不是像剛纔那樣,明明是總裁卻被自己的員工質疑,這就是不對的。

“姐,我懂了,謝謝你剛纔替我撐腰。”江萌萌明白了。

是她太小心翼翼,太害怕犯錯了,總怕哪個決定做得不好讓公司虧錢,是她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

“走吧!帶你去見一個朋友。”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半小時後。

江怡墨的車停在了向陽住的小區裡麵!這地方也是曾經江怡墨剛回國時住過的小區,她還有一套房子在這兒扔著呢,怕是以後也不會過來住了。

“姐,我們要去見誰?”江萌萌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