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辦?如果你的孩子在彆人手裡,叫其它人爸媽,孩子們現在覺得自己很幸福,離不開那個家庭,你會怎麼辦?”江怡墨問。

她很矛盾。

搶回朵朵和軒軒,太難了,並不是錢的事兒,而是情感方麵。

朵朵和軒軒從小在沈家長大,那就是他們的家。朵朵無比依賴江雨菲,軒軒也很喜歡那個家庭,沈謹塵是個合格的父親,如果江雨菲能對孩子好點,他們真的很完美。

江怡墨搶走孩子,就等於是在破壞一個家庭。但如果不搶,那是她生的孩子呀,是被江雨菲當年算計,差點死掉生的孩子,她憑什麼不能搶回來?

江怡墨現在矛盾,就矛盾在這裡,還有沈謹塵。

“我不知道,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徐風搖頭。

倆人接著喝,喝到最後徐風都忘了做筆記了,不過他記了挺多,明天應該可以到手一大筆錢。

清晨!

孤男寡女橫七豎八的躺在客廳地板上,幸好江怡墨家裡二十四小時都是恒溫的,不蓋被子也不會感冒。

“怎麼睡這兒了?”江怡墨敲了敲腦袋,昏昏沉沉的,疼!

徐風也爬了起來,他第一時間就是把小本本拿過來。

“江總,昨天晚上忘了找你簽字,嘿嘿!現在簽一個唄!”徐風這狗腿樣兒。

“什麼?”江怡墨看了眼。

全是正字,有二十幾個,啥意思?

“昨天你說我陪你喝酒,一杯就是五百塊,這可全是錢,你不會忘了吧!冇你的簽字財務不給報銷呀!”徐風講。

“哦,我當什麼事兒,彆找財務了,我那抽屜裡有現金,自己去拿吧!”江怡墨起身,去了浴室。

“BOSS霸氣!”

徐風跑去拉開抽屜,好多現金呀!密密麻麻的,最少也得有幾十萬呀!

大BOSS就是有錢呀,隨便一個抽屜拉開就是幾十萬,放這麼多錢在家裡睡得著嗎?不愧是財神爺,徐風拿了自己該得的錢,坐在沙發上數錢,好開心的趕腳。

等江怡墨洗完澡後,倆人就去公司了。

醉過一場,現在江怡墨跟換了個人似的,尤其是到了公司之後,她的狀態變得特彆的好,完全不像昨晚那個被情困擾的女人。

接下來幾天,冇什麼大事發生,江怡墨和沈謹塵之間斷了聯絡,誰都冇有找過誰,一切如常。

第四天下班,也就是江怡墨爸爸生日宴的前一天,徐風把翡翠屏風弄到了,親自捧到江怡墨的辦公室裡。

“BOSS你看,這是什麼?”徐風一臉得意。

江怡墨打開精緻的盒子,裡麵放了一個翡翠做的屏風,燈光下,看起來特彆的漂亮,變化多形,美輪美奐,真是一件好物呀。

江怡墨不懂古董,但她看一眼就覺得這東西肯定是真的。

“正品?”江怡墨問。

“是的,正品。”徐風點頭。

“哪個朝代的?”江怡墨問。

記得上次拍賣會上那個是明代的,值點錢,而且好像比這個更大一些。

“清代。”徐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