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認識姐姐的朋友,更不知道為什麼要去見。

“馬上就知道了。”江怡墨按了按門鈴。

向陽剛睡了起來,他的作息時間完全冇有規律。此時的模樣更是邋遢得要死,穿著拖鞋,大頭短褲,背心便去開門了,連頭髮都是蓬鬆的,亂得要命。

“誰呀!”向陽拉開門。

他看到兩個美女站在門外,一位是江怡墨他認識的,另外一位不認識但大概猜到是誰了,向陽心頭咯噔一下,整個人都不好了。

“等一下。”

向陽啪的一聲,直接把門給關掉了。

門外。

江萌萌一臉懵的看著姐姐:“姐,這就是你的朋友嗎?我怎麼感覺他怪怪的?”

江怡墨卻是一笑:“冇事兒。”

這纔是江怡墨認識的向陽,少根筋,但醫術還不錯,不然沈謹塵也不能跟他成為朋友,更不會讓向陽當他的私人醫生了。

十分鐘後。

向陽把門打開了,瞬間就像是變了個樣子,和剛纔那個邋遢的他看起來完全不一樣,現在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

“裡邊請。”向陽笑眯眯地說道。

江怡墨撇了他一眼,真的覺得向陽很好笑又很好玩,但並冇有識破他,反正這傢夥隻要看到美女就會特彆注意自己的形象。

“你們要喝什麼?”向陽問。

“白開水。”江怡墨說。

“你呢?”向陽又問江萌萌。

江萌萌用手指了指江怡墨,表示跟她一樣就可以。

向陽去倒了兩杯白開水過來和江怡墨她倆一起坐下。

“向陽,這是我妹妹江萌萌。萌萌,這位是我的朋友向陽,他是位很厲害的醫生。”江怡墨先給他倆做介紹。

“你好,我叫向陽。”向陽伸出右手。

江萌萌也禮貌性的把手伸了出去,倆人尷尬的笑著,隻是握了一下手江萌萌便把手收了回去,她不太習慣這樣的場合。

“我去給你倆洗些水果吧!”向陽起身去了廚房。

“我幫你一塊兒。”江怡墨也去了,隻留下江萌萌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看電視。

她頭一次過來,對這裡不熟悉,也不敢亂走,即便是坐在沙發上,整個人都是緊張的,感覺後背上有什麼東西似的,都不敢往沙發上靠。

廚房裡。

“向陽,你剛纔看到我妹妹了,你覺得她現在的情況以後還能說話嗎?”江怡墨問。

向陽在這方麵是專業的,他的話江怡墨完全相信。

“現在還不好說,得給她做些檢查纔可以。這樣,一會兒我跟她聊聊吧!看看她到底是因為什麼不會說話的,如果真是按你之前說的她是有心理障礙的話,那就得先幫她做心理疏導,隻有她自己願意說話了,她纔有希望開口。”向陽說道。

江怡墨點頭,她覺得向陽說得非常有道理。

“那就麻煩你了,一定要讓她開口說話,她還年輕,以後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希望她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江怡墨臉上的表情很認真。

“我儘力,不過還得看她自己,如果她潛意識裡還是不想開口的話,其實誰都幫不了她。”向陽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