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向陽和江怡墨洗好水果去了客廳,大家坐在一塊兒吃水果看電視,然後便聊些無關緊要的事兒。

江怡墨講了她小時候的事兒,開心的不開心的。向陽也講了他小時候的事兒,原來他小時候那麼調皮,人送外號小魔王。

“萌萌,你小時候是怎樣的?”向陽講完,便把話題轉到了江萌萌身上。

向陽和江怡墨都分享了他倆兒時的事情,現在該輪到江萌萌了。

這時。

江萌萌突然愣住了,她腦子裡麵冒出了好多兒時的事情,那些都是她不願意想起的事情,如惡夢一般纏著她,吞噬著她。

江萌萌的情況逐漸變得不對勁兒,她開始雙手抱頭,額頭上密集的汗水往下落,她蹲在了地板上,整個人就像是要崩潰了一樣。

“啊!!!”

江萌萌突然喊了一嗓子,然後她便暈倒在地板上了。

“向陽,快,快看看我妹妹。”江怡墨急死了。

從來冇有見過江萌萌這個樣子,為什麼不能提她小時候的事情,她到底經曆了什麼,怎麼會變成這般的?

向陽把江萌萌抱到臥室裡放在床上,然後便幫她看病,向陽家很大,簡單的儀器都有,簡直就跟一傢俬人醫院差不多。

“冇事兒,她隻是受了驚嚇,回憶了些不開心的事情,腦子承受不住暈過去了,一會兒就可以自己醒過來。”向陽說道。

江怡墨吐了口氣,冇事兒就好,冇事兒就好。

“向陽,你看我妹妹現在的情況,她......還能變好嗎?”江怡墨越來越擔心,問題比她想像中更複雜一些。

江萌萌平時看著挺好的,可是一提到小時候的事情,她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很崩潰很絕望。剛纔她雙手抱頭,腦子就像要炸掉一樣。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現在可以確定,她不想說話就是因為小時候的事情。她一定是經曆了什麼,或是時常看見過什麼,那些事在刺激她,導致她不想說話。如果不能讓她放下過去,她怕是很難開口。還有,她確實特彆缺乏安全感,你是她姐姐,以後多照顧她吧!”向陽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江萌萌。

挺可憐的一個小姑娘,長得好看,怎樣都好,卻要被一段抹不掉的記憶折磨,想必以前的她真的很痛苦,經曆了無數個不眠的夜晚,現在纔會好一些。

“嗯。”江怡墨點頭。

“彆急,一步步的來。以後你每週帶她過來兩次,我幫她做心理疏導。”向陽拍了拍江怡墨的肩膀。

“謝謝你,向陽。”江怡墨回頭看著妹妹,她真的受苦了。

江怡墨坐在床邊,一直守著江萌萌,直到她醒過來後才踏實一些。

“怎麼了?現在感覺好些了嗎?”江怡墨把江萌萌扶了起來。

江萌萌很緊張的坐在床上,兩隻手緊緊的抓住被子,她盯著四周的環境,看了又看了,看了又看。確定這裡是城裡,不是在鄉下,不是在那間可怕的屋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