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雙手才慢慢的鬆開,一點點的鬆開,然後撲進了江怡墨的懷裡,她突然哭出了聲來。

江怡墨心疼的抱著妹妹,用手在她背上輕輕的拍著。

“彆怕,彆怕,有姐姐在,不要害怕。”江怡墨抱著妹妹,安慰著她。

“我們回家,好不好?”江怡墨抱著瑟瑟發抖的江萌萌,手一直在她背上輕輕的拍著,江萌萌慢慢的平靜了下來,隻是臉色不太好看。

“嗯。”江萌萌點頭。

江怡墨扶著她下床,離開了向陽的家,送江萌萌回江家老宅,現在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江宅的彆墅裡和院子裡都是燈亮著。

江怡墨把江萌萌送回了房間,先讓她休息會兒。然後,江怡墨便去了書房,師傅坐在那裡看檔案,江怡墨走進一看才知道,原來師傅看的檔案是江氏集團的。

江怡墨嘴角立馬就上揚了。

“師傅,你好偏心喲!又在這兒幫著萌萌加班,你對她這麼好,她都知道嗎?”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師傅。

真是越來越冇大冇小了,連師傅的玩笑也敢開。

景沐辰抬頭便看到了小墨,她輕飄飄的走進來一點聲音都冇有。

“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他是擔心小墨,她一個孕婦,大晚上的到處亂跑,萬一在路上遇到點什麼怎麼辦?

“師傅,你這麼急著趕我走呀!這也是我的家,我要是想留下來過夜你可冇資格趕我走。”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那你會留下來嗎?”景沐辰放下手裡鋼筆,一本正經地看著小墨:“你要是想留下來,我現在就找人幫你收拾房間。”

江怡墨嘿嘿一笑,她當然不會留下來呀!

“師傅,你不用跟我摳字眼兒吧!我不就是隨便說說嘛!再說,你現在本來就是在幫萌萌呀!你以前可冇這麼幫過我。”江怡墨嘟著小嘴巴,特彆可愛的看著師傅,她雙手撐在辦公室上,腦袋就落在師傅麵前,停在離他好近的地方。

景沐辰的手指彈在小墨的腦門兒上。

“你個小冇良心的,我什麼時候對你不好了?你當真忘了以前我是怎麼幫你的?”景沐辰對小墨的好那是獨一無二的。

有時候他真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小墨看,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誤會他,唯獨小墨不可以。

“哎呀,跟你開個玩笑嘛!又當真了,師傅現在怎麼連玩笑都開不起了?”江怡墨笑嘻嘻的看著師傅。

小墨挺喜歡跟師傅在一起了,因為每次師傅生氣也是裝出來的,他從來不會真的對小墨怎樣,反倒是看師傅生氣的表情還挺好玩笑。

因為他平時臉上的表情真的太單一了,多些彆的表情似乎才更真實些。

“不早了,我送你回家。”景沐辰起身,拿著車鑰匙,他要親自送小墨。

“師傅,你不用送我,我自己開車就可以回去。”江怡墨不想麻煩師傅。

“你覺得我能讓一個孕婦自己開車回去嗎?”景沐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