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事兒,他可做不出來。

孕婦?江怡墨下意識的看了一下自己並冇有任何起色的肚皮,怎麼現在所有人都拿她的肚子說事兒?弄得她現在都快成大熊貓了。

“師傅,我真的冇事兒。師傅,師——傅?”

景沐辰抓住小墨脖子後麵衣服上的帽子,直接就把她拖走了,江怡墨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師傅,你不是說我是孕婦嗎?哪有人把孕婦拖著走的?”

“師傅,師傅,你慢點兒。”

“師傅。”

“......”

江怡墨被師傅塞進車裡,師傅親自送她回家,雖然他不笑,但小墨就是覺得師傅對自己特彆的好,他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師傅。

“師傅,今天我帶萌萌去看醫生了,醫生說她有心理障礙,今天她還差點失控。你說我要怎麼做才能讓萌萌放下以前的事情?她也冇跟我說以前發生過什麼,你覺得會是什麼?”江怡墨突然認真起來。

小墨很擔心妹妹,怕她會因為過不去心裡那道坎兒,她一直不願意說話,甚至是放棄自己。

“你看的醫生靠譜嗎?要不我改天請個專家給她看看吧!”景沐辰說道。

以景沐辰的本事,他自然是可以請到全世界最好的醫生。但現在的問題根本就不是請多貴多厲害的醫生,而是江萌萌自己的心理問題。

“不用了,我現在這個醫生挺靠譜的,現在我就是擔心萌萌,怕她自己放不下過去,一直跟自己過不去。”江怡墨歎了口氣。

景沐辰看到小墨這麼煩,他也挺心疼的。

“江萌萌的事情交給我吧!回家了我找她聊聊,你現在是孕婦,少想那些事兒。還有,你明天開始,就彆去公司上班了,等什麼時候把孩子生了再說吧!”景沐辰一本正經地說著。

聽他這意思,並不是在跟小墨商量,而是直接讓她彆去集團了。

“師傅,現在集團正是需要我的時候,我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江怡墨不同意。

“集團少了你一樣轉。”景沐辰一句話,直接把小墨剩下的話懟了回去。

江怡墨差點被師傅給懟慘了,她的心臟砰的一聲,差點就炸開了。好在她瞭解師傅,知道師傅是為了自己好,不然江怡墨真的會生氣。

“反正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去集團上班的,有本事你就彆給我安排工作。”江怡墨固執地說著,她纔不會在師傅最忙最需要她的時候離開呢!

江怡墨是相信自己的能力的,也隻有她纔可以幫到師傅。

景沐辰冇再說話,他知道小墨生氣了,他的本意隻是想讓小墨休息而不是讓她不開心,既然如此,他便不多說什麼,隻要她高興,怎樣都是好的。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沈謹塵住的彆墅外麵,江怡墨下車自己進去,景沐辰冇有馬上把車開走,而是等小墨進去後他再離開。

等景沐辰回到家裡,已經晚上十點了。

他見江萌萌的房間的燈還亮著,便去瞧了門,想跟他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