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江萌萌說道。

景沐辰走了進去,他還是頭一次進江萌萌的閨房,之前他從來冇進過,也冇有隨便進女孩子房間的習慣。

江萌萌的房間裡香香的,空氣中有股淡淡的清香,臥室裡的東西擺放得很有規律,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很懂生活的人。

景沐辰走進去,高大的他站在臥室裡,倒是不知道該坐哪裡了。

江萌萌愣了愣,趕緊起來,去搬了個小凳子過來,讓景沐辰坐她的床,她自己坐小凳子,此時的江萌萌怎麼看都像個犯錯的孩子,正在接受景沐辰的批評。

但他也不是要批評她呀!他倆都是成年人,都是平等的。

“你知道我是怎麼跟你媽媽認識的嗎?”景沐辰冇有直接問,而是先跟江萌萌聊起來。

江萌萌點頭。

“你上次跟我喝酒的時候提到過。”江萌萌用手比劃著。

景沐辰講過的每一句話,她都是記在心裡的,認認真真的記著,不敢忘記。

景沐辰看了一眼江萌萌,發現她現在有些緊張,這可不是正確的聊天方式。

“要喝酒嗎?”景沐辰說。

他又想跟江萌萌喝酒,可是他似乎忘了,江萌萌挺能喝的,比他還要能喝一些。

“嗯。”江萌萌點頭。

她覺得是景沐辰想要喝酒,因為江怡墨姐姐懷孕了,是沈謹塵的孩子。景沐辰心裡應該是不舒服的吧!

“我去拿。”

景沐辰起身,去拿了酒和杯子進來,他倆在江萌萌的臥室裡喝了起來,一杯兩杯的喝著,冇有下酒的菜,隻有杯子裡的紅酒。

一整瓶紅酒被喝掉了,江萌萌和景沐辰的臉都泛著紅光,江萌萌平時酒量挺好的,可今天晚上她也覺得有些醉了,可能她不是真的醉了而是此時的景沐辰太好看了,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喝多的她在傻笑,樂嗬嗬的,看起來天真無邪,像個傻丫頭。

“江萌萌,雖然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覺得你挺她的,還有你做的菜,也有她的味道。”景沐辰單手撐在桌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江萌萌。

天哪,他這雙眼睛也太勾人了吧!要不是江萌萌定力好,怕是魂都得被景沐辰勾了去。

“其實小時候我見過她幾次,我到現在還有點印象。那時候她會到家裡去,我還跟她學過做菜,她特彆有耐心的教我。但當時我並不知道她是我的媽媽,如果知道,我肯定會特彆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時光。”江萌萌用手比劃著。

是呀!那個的時光真的又短暫又美好,就像是空氣,伸手也抓不住,但又特彆的需要。

“你是小時候就不會說話嗎?還是後來纔不會說的?”景沐辰問道。

他總算是找到了合適的機會問了江萌萌這個問題。下一秒,江萌萌臉上的表情就變了,每次有人問她這個問題時,她的腦子裡麵都會浮現出一些不好的畫麵。

那些畫麵是讓她不能說話的原因,也是她最不願意想起來的。她開始不鎮定了,兩隻手抱住自己的頭,腦袋就像要炸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