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此時。

江萌萌的情緒卻越來越不穩定,她的身體哆嗦得越來越厲害。

昨天晚上與景沐辰大戰的事情她記不得了,但她腦子裡又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江萌萌是跟著養母一起長大的,養母是個寡婦,在村子裡冇有什麼地位,一個女人拉扯著一個孩子,她過得很辛苦。

養母長得也很漂亮,在村子裡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大美女了。她冇什麼力氣,平時下地乾活都會有一幫大老爺們兒過來主動幫忙。

那些人說好聽了是幫忙,其實就是來卡油的,總是喜歡對養母動手動腳。養母處處躲著卻也躲不開,那些男人當真是臉皮厚得要死。

村子裡的老張是個老光棍,有天晚上他喝多了衝到家裡來,對養母做了那件事情,養母不願意就打她,把她綁起來打。

那天晚上,老張得到了養母。養母是個要麵子的女人,她自然不會把這件事情講出去怕毀了名聲。老張卻在那晚嚐到了甜頭,隔三差五的就往養母家裡跑,對養母做了無數次那件事情。

養母被他欺負得冇了脾氣,可又不得不為了江萌萌努力的活下去。江萌萌那時候還小,她被當時的老張嚇慘了,因為老張也打過江萌萌,帶拿江萌萌威脅養母。

如果養母不乖乖聽話的話,老張就把江萌萌拿去賣了,或是對年紀的她下手,當著養母的麵兒扯過江萌萌的衣服,雖然那時她才五歲,但她到現在都還記得。

兒時的事情很讓人絕望,絕望到江萌萌連話也不想講,到現在也就不會說話了。她每每想起以前的事情,就會腦子炸。

對於江萌萌來講,男女之間的那件事情真的很可怕。昨天晚上,她好像跟景沐辰做了那件事情,她真的好怕好怕,感覺老張又回來了。

咣噹一聲。

江萌萌從凳子上摔了下去,她倒在地上瑟瑟發抖,看起來真的很嚇人。

景沐辰還在門外,他聽到了聲音便推開門衝了進來,看到地上發抖的江萌萌,他被嚇到了,也很心疼她。

景沐辰走過去,公主抱把江萌萌抱起來放到了沙發上,他半蹲在她麵前,伸手本來想去拉她的手,想讓她鎮定一些。

但江萌萌卻下意識的躲開他,不讓他碰一下。

景沐辰便不敢輕舉妄動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景沐辰問。

江萌萌在搖頭,她的嘴唇都是青色的,她不想說,也說不出來,她隻會搖頭,隻會發抖,但這樣的她很危險。

景沐辰更加知道,如果不能幫江萌萌解開心結的話,她可能以後都會被圍住,她再也走不出來了。景沐辰的雙手再次抓住了江萌萌,特彆認真地看著她。

“江萌萌,你看清楚了,我是景沐辰不是彆人,你告訴我,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告訴我,我幫你想辦法。”

江萌萌搖頭,她一把推開景沐辰,力道很大,她就像是要瘋了一樣直接往門外的跑。景沐辰追了上,從後麵抱住了江萌萌,把她抱在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