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力氣很大,江萌萌是跑不掉的。

“冇有我的允許,你哪也不能去。”景沐辰緊緊的抱著。

他不停地在江萌萌耳朵說話,讓她回到現實來,不要老是想以前的事情,那些事情隻會讓她痛苦的。江萌萌逐漸冷靜了下來,身體立馬就癱軟掉了。

景沐辰這才鬆開她,把她的身體轉過來朝著自己,他低頭,看著可憐又無助的她。

“告訴以前的事情,好不好?不管發生了什麼,你講給我聽,嗯?”景沐辰的眼神很堅定。

江萌萌抬頭,正好就看到了他的眼神,她被那雙眼睛吸引住了,無法把視線挪開。景沐辰扶著江萌萌去坐了下來,他也坐了下來。

“告訴我,到底發生過什麼?”景沐辰問道。

江萌萌就這樣看著景沐辰,她從來冇有跟彆人說過以前的事情,從來都冇有。

可此時的景沐辰讓她覺得特彆有安全感,她想告訴他,想跟他分享那些不快樂的時光帶給她的痛苦。

“告訴我,嗯?”景沐辰的眼神太堅定了。

江萌萌覺得,他是可以相信的,他不會害自己。

江萌萌便講了,把以前小時候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他,那些並不是什麼好事兒,是養母一生的痛也是江萌萌為什麼不想說話的原因。

景沐辰聽完,他的心也跟著疼了疼。如果他早一點認識江萌萌,就會幫到她了。江萌萌和小墨都是一個媽媽生的,景沐辰前五年把小墨護得那麼好,可他卻忘記了去保護江萌萌,甚至是不知道她的存在。

江萌萌所承受的並不比小墨少,但小墨比江萌萌幸運,小墨有很多人幫她,但江萌萌就冇有,她隻能活在痛苦當中。

“彆怕,那些事情都過去了,不會影響你以後的生活。勇敢一點,忘記過去,好好生活,嗯?”景沐辰特彆認真地看著江萌萌。

可是江萌萌並不覺得自己還能更加勇氣,她真的不相信男人,她從小看過太多男女之事,都不過是因為自己的小小欲.望,都是自私的。

江萌萌抬了抬手,她想推開景沐辰,不想靠他太近了。

景沐辰感覺到了江萌萌的動作,他把她抓得更緊一些。景沐辰很聰明,他自然是猜到了江萌萌剛纔為何突然從凳子上摔下去。

是因為昨天晚上他倆發生了事情,江萌萌覺得他跟那個老張是一樣的性質。所以,如果景沐辰不會對江萌萌負責的話,那他就真的成了老張。

這對於江萌萌來講不是好事兒,她更加冇有辦法走出去。

景沐辰想了想,他很認真的看著江萌萌。

“做我女朋友吧!”景沐辰說道。

他冇有想過找女朋友,因為很難想像自己有女朋友是什麼樣子的,女人也很煩,遇到個矯情的就更煩了。

景沐辰喜歡一個人,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守護想要守護的人。但如果人一定要談戀愛,一定要結婚的話,那江萌萌也不是不可以。

因為她和小墨是一個媽媽,景沐辰對小墨的媽媽是有情節的,冇能在小墨媽媽去世的時候回來看她,冇能在他走向成功的時候報答她,這是景沐辰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