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代的?那不就是比明代的晚一些?你靠不靠譜呀!你讓我怎麼送人?”江怡墨生氣。

但徐風話冇講完,雖然這個屏風是前清的,但是大有來頭,得看它是誰用過的,當年是擺在哪裡的,如果江怡墨知道了,她肯定就不會嫌棄了。

“江總,你知道這東西在清代是誰用過的嗎?你猜猜。”徐風很神秘。

“誰用過的?難不成還是哪個皇帝用的?”江怡墨半開玩笑。

“江總,你還真是聰明,那你再猜猜,這是哪位陛下用過的。”徐風擠眉弄眼的。

清代的皇帝那可不少,江怡墨曆史學得不是很好,她知道的也不太多。

“彆賣關子,直接說是誰用過的吧!我倒要看看,你花八千萬弄過來的這東西,到底是誰用過的,敢讓我花冤枉錢,小心我弄死你。”江怡墨威脅。

“康——熙!”徐風嘴巴張得很大,氣拖得很長。

“真的假的?”江怡墨不敢相信呀!

如果真是徐風講的這樣,那這東西好像還挺不錯的,送禮絕對有麵子。

“當然是真的,這東西可是我朋友的寶貝,如果不是我告訴他,說這東西你想要,他怎麼可能會割愛?八千萬是一點都不虧。不過江總,你買這個翡翠屏風打算怎麼用?是送給董事長?”徐風問。

“明天是我爸的生日,當生日禮物用的。”江怡墨講。

“生日禮物?”徐風驚了。

一個生日而已,需要送八千萬的翡翠屏風?江大BOSS還真是土豪,把錢當紙在花。

“等等,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明天江雨菲肯定也會送翡翠屏風,她那個拍下來可是一億五千萬,你倆都送一樣的東西,價格卻又差了一倍,真的冇問題?”徐風怕自家BOSS被打臉。

“怕什麼,她一億五千萬是拍上去的,那價格本來就水,花冤枉錢而已。再說,我這八千萬的就是假的了?你剛纔不還說這是康熙用過的?光是這一點,它就值了。”江怡墨很有信心。

“對,江總說得有道理。”徐風立馬轉話峰。

“明天你跟我一起參加吧!”江怡墨說。

“我也去?”徐風吃驚。

“有問題?”江怡墨說。

“冇——冇問題。”徐風搖頭。

其實他是怕見到江雨菲會尷尬,畢竟在拍賣會上,江大BOSS說他是她的男朋友,萬一明天江雨菲借題發揮怎麼辦?

“去忙吧!”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

次日!

江誌國的生日宴!在江家彆墅舉行,來的人很多,除了有親戚之外還有很多生活上的夥伴。江家在F國也是有頭有臉的大戶,來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貴的。

江怡墨的車在晚上八點整,停在了江家彆墅門外,但她並冇有急著下車,而是繼續坐在車裡,抽了一會兒煙,眼神很迷離地看著江家大門。

人來人往,賓客很多,看來爸爸平時人緣還可以,生日宴這麼多人來參加,一會兒肯定會非常的熱鬨。

“江總,我們再不下去,宴席就要開始了。”徐風友情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