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江萌萌揮著小手手。

“進去吧!”景沐辰說。

江萌萌先進去後,他再開車回去。他很少會親自開車送人,以前除了小墨之外就不會有第二個人,現在第二個人出現了,景沐辰也覺得像是在做夢。

尤其是他對江萌萌說,讓她做他女朋友的時候,景沐辰自己都是震驚的,他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多出個女朋友來呢!

‘女朋友’,這三個字兒,對於景沐辰來講隻能存在於字典裡,突然從字典裡跳出來,當真是不習慣。

江氏集團提著些水果回江家彆墅了,這些水果是沈謹塵讓人空運過來的,特彆新鮮,本來是給小墨準備的,想討她歡心,結果卻被江怡墨拿出來借花獻佛,她給妹妹送了些過來。

不過她來晚上,家裡隻有張媽和傭人們在,江萌萌和師傅都去上班了。

“張媽,你把這些水果放好,晚上回來的時候告訴萌萌,就說我來過。”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張媽接過水果卻冇有馬上退下去,顯然,她是有話要講,但支支唔唔的又不敢直說,江怡墨最討厭這樣的,有話就直說,吞吞吐吐的招人煩。

“張媽,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在我麵前,你不需要這樣。”江怡墨說道。

張媽趕緊把水果放桌子上,然後又小聲又神秘的對江怡墨說著:“大小姐,昨天晚上三小姐和景先生好像住在一起了。今天早上我看到景先生是從三小姐房間裡出來的。我總覺得這個三小姐跟你不是一條心,不然她怎麼會這麼著急跟景先生在一起,我覺得你還是不要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你多留個心眼兒纔是。”

張媽劈裡啪啦地說著,江怡墨卻是聽得雲裡霧裡的。

當然,江怡墨聽明白了張媽的意思,她是說萌萌跟師傅在一起了,而且還睡在一起,發生了關係。

但江怡墨覺得這是個冷笑話,特彆冷的那種。師傅的人品江怡墨絕對是相信的,除非是遇到了真愛,不然,就算再美的女人師傅也不會動心,更不會碰一下的。

師傅應該一直把萌萌當成是小妹妹,又怎麼可能對她下手呢?肯定是張媽太八卦了,自己腦補的。

“張媽,這些都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哈!”江怡墨笑了笑。

她根本就冇有把張媽的話放在心上,但張媽是真急呀,她親眼看到的還能有假嗎?

“大小姐,我講的都是真的。而且今天早上也是景先生親自開車送三小姐去上班的,平時他可不會送,三小姐自己有車她可以去呀!你好好想想就知道哪裡不對了。”張媽又說。

江怡墨仔細一想,好像是不對勁兒。江氏集團跟TM集團的方向是相反的,師傅如果要送萌萌的話,那他回來就是兩倍的路程,怕是上班都得遲到吧!

“你今天早上真的看到師傅從萌萌房間裡出來的?”江怡墨再次確認。

“千真萬確,而且今天早上開始景先生就對三小姐特彆的好,連吃飯都是景先生幫忙拉的椅子,牛奶隻是有一點冷了景先生便讓我重新去熱,就連三小姐吃完飯後用的紙也是景先生親自遞的。”張媽全部都看到了,她可是留意觀察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