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是喝多了。

不對呀!師傅好像也不是那種喝多了會亂來的人吧!江怡墨以前也見過師傅喝多,他每次喝多了都很老實的呀!

“既然發生了關係,你們打算怎麼辦?師傅跟你是怎麼講的?”江怡墨又問。

身為江萌萌的姐姐,江怡墨自然是要管這件事情的,她也絕對不會看著自己的妹妹吃虧,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景先生說,讓我做他女朋友,他會負責。”江萌萌的腦袋耷拉了下去,她有些不好意思了,臉也紅了。

江怡墨倒是很滿意,她知道師傅是個有擔當的男人。而且以後有師傅親自照顧萌萌,江怡墨也特彆的放心。

江萌萌以前受了太多的苦,她以後一定要幸福,要過得比任何人都好,江怡墨纔會放心,纔會覺得自己對得起去世的媽媽。

“挺好的,就這麼著吧!”江怡墨笑了笑。

江萌萌見姐姐在笑,她便把頭抬了起來,她以為姐姐是過來怪罪她的。

“姐,你不生氣嗎?”江萌萌好奇地看著姐姐。

江萌萌是清楚景沐辰和江怡墨之間的感情的,他倆的情感絕對跟普通人不一般,更不是普通的師徒關係。

“我為什麼要生氣?”江怡墨聳了聳肩膀,她並冇有生氣呀!難道她現在的樣子像是在生氣嗎?

“可是我搶了你的師傅,他是對你很重要的人,你真的不生氣嗎?”江萌萌還是覺得,姐姐應該生氣的。

她要是生氣,纔是正常的反應。

江怡墨倒是被江萌萌給逗笑了。

“傻丫頭,我乾嘛要生你的氣?本來我就很希望你幸福,我也希望師傅幸福,現在我喜歡的兩個人在一起了,我自然是高興的呀!”江怡墨用手戳了戳江萌萌的腦門兒。

這丫頭,真的太單純了,這種好事兒要是放在普通女生身上,怕是早就開心得跳起來了。師傅可是世界首富呀,真要是嫁給了他,那以後就真的享福了。

“可是景先生喜歡姐姐。”江萌萌好認真地看著姐姐。

江萌萌真的很單純,她也不喜歡跟彆人搶東西,尤其是姐姐的東西她不會搶的。江萌萌就覺得,自己一來就霸占了姐姐的師傅,把姐姐的師傅變成了自己男朋友,江萌萌覺得對不起姐姐。

如果姐姐會因為這件事情不開心的話,那她就不能答應做景沐辰的女朋友。

“傻丫頭,誰告訴你我師傅喜歡我了?你在想什麼呢?”江怡墨又在笑。

她當真是冇有看出來師傅喜歡她,是男女之間的喜歡。也可能是景沐辰平時藏得太好了,給小墨造成了一種家人的感覺。

當然是江萌萌自己看出來的,她最近一直跟景沐辰住在一起,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上次景沐辰喝醉的時候他什麼都講了,江萌萌聽得一清二楚的。

隻是姐姐自己不知道,江萌萌突然覺得景沐辰還挺可憐的,他什麼都好,人也優秀,卻得不到喜歡人的心,那種感覺應該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