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你真的不知道嗎?還是景先生從來都冇有告訴過你?”江萌萌好認真地看著姐姐。

江怡墨卻是笑了笑。

“傻丫頭,你真的想錯了。師傅他對我一直很好,那是因為咱媽的原因。師傅對我就像是家人一樣,你可千萬不要有這種錯覺。”江怡墨站了起來,她的手重重的落在江萌萌肩膀上:“以後你就是師傅的女朋友了,好好跟他在一起,彆辜負了他的喜歡,師傅很難會喜歡上一個人的。”

江怡墨最懂師傅了,也知道師傅是個不會將就的人。他更加不會因為虧欠了萌萌而做她男朋友,師傅對萌萌應該還是喜歡的。

“可是姐姐,我並不想跟景先生在一起。”江萌萌說道。

“為什麼?”江怡墨倒是震驚了。

像師傅那麼優秀的男人,打著燈籠也找不著呀!萌萌竟然會說不喜歡,她倒是有些看不懂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我跟景先生不合適,我們差了七歲,有代溝。”江萌萌很認真地說著,更重要的,她不想拖累景沐辰。

世界首富的女朋友,應該也是很優秀的,可江萌萌現在連個總裁都當不好,她真的覺得自己好失敗,不能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栓住景沐辰,太自私了。

“有點自信,我們萌萌還是很優秀的,嗯?”江怡墨拉著妹妹的手,她希望妹妹可以勇敢一些。

不要這麼快說不行,試一試才知道。

“可是姐姐,我——我——不知道怎麼跟他相處了。”江萌萌的腦袋耷拉了下去。

江怡墨看得出來,萌萌雖然心思單純,但她有事兒還是會寫在臉上,她是對師傅有感覺的,但又不想因為自己拉低師傅的氣質,說到底她還是不自信,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可以駕馭世界首富一般的男人。

“那你就還跟原來一樣,慢慢的適應你們的關係,感情是可以培養的,而且師傅也在努力的對你好,不是嗎?”江怡墨笑了笑。

江萌萌點頭,她明白姐姐的意思,今天早上也感受到了景沐辰對自己的好,那麼尊貴的一個男人,對自己這般好,江萌萌自然是受寵若驚的,她更不是不識好歹。

“行,你去工作吧!我也要回TM集團了,加油,你是我江怡墨的妹妹,你可以的,嗯?”江怡墨給妹妹加油打氣。

江怡墨有種直覺,她覺得妹妹跟師傅肯定會一直在一起的。或許他倆的氣質氣場都不太和。師傅太強太,萌萌太軟了。

但他倆的性格完全是互補的,他倆能成的,隻是時間問題。也可能是他倆現在都冇有愛上彼此,卻要因為那天晚上的事情勉強在一起。

他倆應該都覺得太勉強了,而不是因為愛,所以心裡彆扭。

“嗯。”江萌萌點頭。

江怡墨自己開車,去了TM集團上班。她到公司後便直接去了師傅的辦公室裡,江怡墨站在辦公室正中央,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師傅。

江怡墨雙手環抱,直直的盯著,不說話,但就是盯著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