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知道小墨進來半天了,她不說話那他也不說,他繼續忙手上的工作,倆人僵持了許久許久。

最後還是景沐辰妥協了。

“我不說話,我是不是就打算一直在這裡站著?不累嗎?”景沐辰看著小墨。

江怡墨往前走了幾步,居高臨下的看著師傅。

“師傅,我發現你今天麵帶桃花,是不是走桃花運了?”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師傅。

她現在可是知道一切,師傅就算想瞞也是瞞不住的。

“你不是都知道了嗎?”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看小墨這表情就算知道,她肯定是知道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纔會在這裡陰陽怪氣的,不然她怎麼會大清早就這樣?

景沐辰又不傻,小墨尾巴動一動就知道她要乾什麼了。

江怡墨又往前走了幾步,兩隻手直接撐在了桌子上,腦袋停在師傅的麵前,離他近近的,這樣纔可以看清楚師傅臉上的表情,保證他想逃都逃不掉。

“師傅,你到底看上我們家萌萌哪裡了?你竟然敢對那麼可愛那麼單純的萌萌下手?”江怡墨眉頭一挑,她這是在吃師傅的瓜。

“你覺得呢?”景沐辰的口吻好淡。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一點記憶都冇有。彆人發生了關係要對女孩兒負責,起碼也該記得晚上的纏棉吧!

他倒好,啥也記不得,還得負責。

“師傅,你對萌萌是認真的嗎?”江怡墨突然變得認真起來:“如果你不能一直跟萌萌在一起的話,你還是彆招惹她了,她很單純的,我怕她會傷心。”

江怡墨還是很替妹妹著想的。

“這還用你來提醒我?我可是你師傅,這點信任都冇有?”景沐辰的手掌直接就落在江怡墨的頭頂上。

景沐辰既然做了決定,他便會一直對江萌萌好。因為他知道了江萌萌的過去,知道她在抗拒什麼,如果能讓她感受到溫暖,放下以前的事情重新來過,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所以,師傅你是認真的?你真的要跟萌萌在一起,真的要負責?”江怡墨突然覺得好神奇呀!

當然,她是絕對相信師傅的,他就是個說一不二的人,可是感情的事情也不能將就呀?他一直都不將就的呀!

“嗯。”景沐辰點頭,他不開玩笑。

“師傅,我祝福你。”江怡墨特彆認真的看著師傅。

突然,他倆臉上的表情都冇了,都不笑了。半晾過後,景沐辰的手指落在小墨的頭頂上,拍了她幾下。

“還不快去乾活?彆以為你懷孕了就可以不工作,小心我扣你工資。”景沐辰表麵上凶巴巴的,但眼神當中全部都是對江怡墨的溺愛。

“切!”江怡墨轉身就往門外走。

可她剛走冇幾步,景沐辰就叫住了她,因為他腦子裡突然冒出個問題來,他隻能問小墨,因為小墨比他更有經驗。

“小——柔。”

景沐辰有點不好意思開口,他支支唔唔的倒是頭一次,看起來一點也不痛快,根本就不像平時那個乾脆果斷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