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師傅。”江怡墨回頭,問。

“那——個,你——你——”景沐辰開始混身不自在,他不停的用手在摸鼻子。

他不知所措時,手上的動作就會變多。

“師傅,你到底要問什麼?我很忙的。”江怡墨淡淡地看著師傅。

師傅越是開不了口,江怡墨就越是淡定得一匹。

“小墨,你跟沈謹塵是多少次後懷上的?”景沐辰問了出來,很難問的一個問題。

額!!

江怡墨突然一懵,她完全不知道師傅要問這個。不過她還是快速的明白了師傅的意思,師傅這是擔心昨天晚上他跟萌萌在一起了,萬一因為那一晚懷上了怎麼辦。

江怡墨突然就笑出了豬聲,還是頭一次看到師傅這麼慌呢!

“師傅,你不用慌吧!你不是已經跟萌萌在一起了嗎?其它事情就順其自然唄!萬一真的有了就直接領證結婚,也算是給萌萌一個交待,我覺得挺好呀!”

江怡墨一邊說一邊笑,她真的忍不住,這件事兒太好笑了。

景沐辰這才發現,他的智商掉線了,怎麼會問小墨呢,這不是找死嗎?

“趕緊去工作。”景沐辰立馬又變得嚴肅起來。

“切。”江怡墨衝著師傅吐了吐舌頭,然後就跑了出去。

景沐辰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他拿著手機隨手就點開了,結果一點開就不知不覺的滑到了江萌萌的微信號。

他點開,想跟她聊聊,但又不知道要說什麼,但什麼也不說好像也覺得怪怪的,他倆現在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了嗎?

多照顧一下她也是應該的吧!

想了想,景沐辰便發了過去。

“中午想吃什麼?一起吃飯。”景沐辰發了出去。

可是江萌萌根本就冇有回他的訊息,她正在開會,被一幫人給圍攻,以江萌萌的道行哪是那些人的對手?她正處在水深火熱當中呢?

等她忙完後才點開手機,已經十二點了。她正準備給景沐辰回訊息,說不跟他一起吃飯了,結果江萌萌一抬頭便看到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是景沐辰,他就這麼突然的出現了,搞得江萌萌措手不及的,完全冇有心理準備。

“你怎麼來了?”江萌萌傻乎乎的看著他,激動得手舞足蹈的,差點連手語都比劃不好了。

景沐辰走了過來。

“一起吃飯。”景沐辰說。

“我們——倆一塊兒去嗎?方便嗎?”江萌萌腦子抽掉了。

她還活在自己跟景沐辰冇有關係的時候,他倆從今天早上開始就是男女朋友了。

“冇有人比你更方便了。”景沐辰單手插兜,走了出去。

江萌萌趕緊把手上的工作放下,跟著景沐辰一塊兒出去了。

“想吃什麼?”景沐辰問。

“都可以。”江萌萌不挑食。

景沐辰拉開車門,他這是在替江萌萌開車門,可她有些受寵若驚,覺得自己根本就配不上這一切,可景沐辰在努力的對她好。

江萌萌心裡更是清楚,景沐辰對她好隻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愛,他倆之間是冇有愛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