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該醒了,哪怕夢纔剛剛開始。

江萌萌突然不吃了,她放下了手裡的東西,拿紙巾先把嘴巴擦乾淨,然後她便特彆認真地看著景沐辰,用手對著他比劃。

“其實,你不用刻意對我好。”江萌萌比劃著。

景沐辰明白她的意思,但他假裝不同。

“如果你覺得不適應的話,我可以少做一些,等你慢慢適應了再說。”景沐辰說道。

他的脾氣很好,他會包容自己喜歡的人,真心想要對待的人。

江萌萌搖頭,她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以後都不用刻意對我好,更不需要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而做這些。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都可以接受,我也可以接受,而且並不是你一個人的錯,我也有責任的,不該由你一個人來負責。”江萌萌表達完了。

她明確的告訴景沐辰,她不需要他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強行和她在一起。

江萌萌起身,正準備離開,她從現在開始就要跟景沐辰保持距離了。

可景沐辰不會讓她走的,江萌萌嘴上說不在乎,其實她心裡是在乎的,景沐辰這麼聰明的男人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他決定要跟江萌萌在一起,自然不會讓她在這種事情上受委屈。

景沐辰抓住了江萌萌的手,把她拉了回來。

“我問你,你喜歡我嗎?對我有感覺嗎?”景沐辰非常認真地看著江萌萌:“必須認真回答,你說謊我是看得出來的。”

江萌萌突然傻掉了,因為她冇有辦法躲開景沐辰的眼神,他太堅定了,氣場太強大了,任何人在他麵前都是無處遁形的。

“喜歡我嗎?”景沐辰又問。

江萌萌的臉突然就紅了。

“喜歡。”她點頭。

是的。

她喜歡景沐辰,對他的喜歡不需要掩飾,從他開車把她撞了,把她帶回家好好照顧的時候開始,她就覺得這個男人很特彆。

他混身上下都在閃閃發光,這麼優秀的男人根本冇有辦法不喜歡他。

那天晚上。

江萌萌撞倒在他結實的胸口,側臉貼著他的肌肉,她心跳加速就是因為喜歡他。昨天晚上,雖然記不得發生了什麼,但足夠讓江萌萌回憶一輩子。

有這些記憶,已經夠了,她不敢奢求更多。因為做人不能太貪心了,一但我們想要得更多,就會控製不住自己,然後就會生出貪念來。

“那你在躲什麼?”景沐辰問。

既然喜歡他,為什麼不能跟他在一起?景沐辰都決定要對她負責了,他向來說一不二的。

“我們不合適。”江萌萌甩開景沐辰的手。

江萌萌有自知之明的,她一直都認為能配得上景沐辰的女人必須是非常強大對他有幫助的女人,但她不是,她啥也不會,除了洗衣做飯冇什麼特長,這樣的她根本不夠資格。

景沐辰卻再次抓住了江萌萌的手。

“合不合適不是你說了算,試過才知道。我宣佈,你江萌萌就是我景沐辰的女朋友,如果我不說分手你就冇有權利提出。”景沐辰非常霸道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