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不懂自家BOSS,明明為了江誌國的生日宴,花了八千萬買生日禮物,現在卻坐在車裡不敢下去,平時的她霸道專橫有頭腦,現在卻躲在車裡當縮頭烏龜,到底是在害怕什麼?

“你很欠吃嗎?”江怡墨衝徐風翻白眼。

“我哪是欠吃?這不是......算了,你看著辦吧,反正一會兒我跟著你走。”徐風不跟他吵。

反正跟BOSS吵架都冇好下場。

這時!

一輛很豪的商務車停在江怡墨的車前。

沈謹塵和江雨菲從車裡下來,朵朵和軒軒也來了。

沈謹塵抱著朵朵,江雨菲拉著軒軒,一家四口走在一起,讓人羨慕又嫉妒,顏值太高了,江怡墨的心更是咯噔一下,掉到了穀底,手裡的菸頭掉到腿上,裙子燙了一個洞不說,腿還燙疼了。

啊!!

她在喊。

徐風一把抓住菸頭扔出車窗外。

“江總,你還好吧!”徐風問。

“冇事。”江怡墨揉了揉腿,被燙紅了。

“咱們再不進去,門要關了,你確定還要躲在車裡嗎?”徐風又問。

他突然懂了,江總一直不敢下車,原來是在等沈謹塵,她想偷偷的看他一眼,所以在車裡眼巴巴的坐了許久,煙抽了不少,身上的香水味全部變成了煙味。

“再等等吧!”江怡墨又拿了隻煙出來。

她還準備接著抽一隻再走,徐風實在看不下去,一把奪掉她的打火機。

“江總,你不就是想見沈謹塵又害怕見到他嗎?你要不想進去直說唄!我替你把生日禮物送進去就走,你何必在這裡折磨自己?”徐風說。

他看得透江怡墨的心思。

隻是這一番話就像狂風暴雨一般,轟得江怡墨渣渣都不剩下。討厭的徐風,儘說大實話乾嘛訥!鬨什麼嘛!

“誰說的?我是那種唯唯諾諾的人麼?”江怡墨推開車門,大氣的走了出去。

她要用實際行動粉碎徐風的猜測。

他倆走進去時,宴席剛好開始,江怡墨並冇有說她今晚會來,主桌並冇有留她的位置,現在已經坐滿,她拉著徐風坐得很遠,一個偏遠的角落裡,隻要她不高調,保證誰都不會注意到。

“你故意來晚,就是不想跟沈謹塵坐一張桌子吧!”徐風又說實話。

“再敢隨意揣測上司的心思,扣你獎金。”江怡墨說。

“......”

徐風閉嘴。

吃飯時!江怡墨的餘光情不自禁的會往主桌看去,沈謹塵的側臉很帥很迷人,她從來冇覺得他這般帥氣過,為什麼以前冇有發現?當他失憶了後才覺得他帥。

江雨菲坐在他旁邊,對他溫柔體貼當真是個好妻子。還有朵朵和軒軒也會在一起,所有人都過去敬酒,那張桌子就是今晚身份的象征。

江雨菲賺足了麵子,可謂是春風得意,好快活呀!

飯後!

大家都在送生日禮物。

毋庸置疑,今天晚上能拿得出手的禮物都是些昂貴得喊不出價的東西,大家相互之前都有攀比心理,誰不想被人高看一眼?

在其它人都送過後,江雨菲親自捧著一份厚禮擺在大家麵前。光看包裝就知道相當的高級,加上她是沈太太又是江家的女兒,雙重身份做支撐,大家自然關心她會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