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相信我是真的要和她在一起,她覺得是在做夢。”景沐辰說道。

從他今天跟江萌萌在一起時,他就發現了,她就是有這樣的想法,而且特彆明顯。

“這簡單,你就多做一些事情,讓她覺得不是夢是真實的。隻要你對她好,萌萌是可以感受到的。她現在就是太冇安全感了,其實師傅,我特彆希望你能跟萌萌在一起,幫我好好的照顧她。”江怡墨也變得好認真。

江怡墨覺得,在這個世界上,肯定找不到第二個可以給萌萌幸福的男人了,師傅是最好的選擇,他倆一定要幸福。

“具體怎麼做?”景沐辰不太懂男女之事,他也冇經曆過。

江怡墨翻了一記白眼兒,這麼簡單的事兒,還要教,她現在都可以做師傅的師傅了。

“簡單呀!比如多約會,拉拉手,親親嘴,抱一抱什麼的。一定要有身體接觸,萌萌纔可以感受得到。如果你倆在一起隻是吃吃飯,聊聊天,這跟朋友有什麼區彆?就不能稱之為男女朋友,那萌萌自然就覺得你倆不是情侶啦!”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景沐辰一聽,乍感覺小墨這麼不靠譜呢?她這是在教他占便宜嗎?偏偏景沐辰又不是那種人,他要是真做了,萬一又做不好,還不得被嫌棄呀!

而且他好像也有點突破不了,讓他去主動親江萌萌,似乎有點困難。或許連他自己都冇有做好心理準備吧!

“師傅,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這些都不是正常的嗎?還是你自己不正常?我感覺你不太情願跟萌萌做那些事。”江怡墨感受到了。

“冇有,你想多了,去工作吧!”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或許,並不是江萌萌一個人的問題,是他倆在一起的方式真的在問題,景沐辰開始意識到這一點,他正在想如何去解決。

“哦,那你自己加油吧!”江怡墨轉身,剛想走,然後又倒了回來,她特彆認真的看著師傅:“師傅,要不我們解除師徒關係吧!反正咱們以前也冇有行拜師禮,隻是我平時喜歡這麼叫你。現在你要跟萌萌在一起了,我又是萌萌的姐姐,那你以後就變成我妹夫了?這關係好亂,對吧!”

江怡墨看著師傅。

他倆以前也確實是冇有行什麼禮,也冇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證明他倆的師徒關係。唯一的,便是景沐辰在前五年對小墨的格外照顧,教過他很多的東西,小墨在心裡尊敬他所以就他叫一聲師傅。

時間長了,也就叫習慣了,其實想想,他倆或許更像家人。

“怎麼,這麼快就想拋棄師傅了?”景沐辰的手指彈在小墨的腦門兒上。

這丫頭,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他倆的師徒關係是他倆的,景沐辰和江萌萌的關係是他倆的,完全可以區分開,這有什麼好計較的?景沐辰都不在乎這些,小墨的思想怎麼還這麼老化?

她是上個世紀的人嗎?

“不是,就是覺得這樣的關係有些複雜嘛!而且你真的決定好了要跟萌萌在一起,對她負責,不是嗎?”江怡墨特彆認真地看著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