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怕是江怡墨往身上一穿,整個TM集團的人都該知道她懷孕的事情了。

“BOSS,你現在都這麼講究了嗎?平時你也不注意這些呀!怎麼全是防輻射的?”徐風一臉納悶兒的看著江怡墨。

確實,他還不知道BOSS懷孕的事情,不然,徐風肯定會嚇一跳然後拍著巴掌說一句:沈謹塵牛呀,厲害呀!

“怎麼,身為TM集團的總經理,還不能裝裝逼格了?”江怡墨雙手環抱,冷冰冰的看著徐風。

每次她沉臉的時候,都是要拿徐風開刀的時候。徐風心裡比誰都清楚,他自然就不敢多問,立馬把嘴巴給閉上。

“愣著乾嘛,幫我把電腦膜貼上呀!”江怡墨又說。

額!!

徐風用手反指著自己,一臉驚訝的看著BOSS。

“BOSS,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我是總經理的高級助理,不是街頭十塊錢給人貼手機膜的。”徐風一臉苦笑。

關鍵是,他也不會呀!

要是讓他貼個手機膜也就算了,那個比較小更容易一些。但BOSS這個電腦膜那就難搞了,非常不好貼的。

“你放心吧!我十塊錢都不會給你的。”江怡墨微微一笑。

她又在拿美麗的笑容在欺負徐風,真的是天使一般的微笑,可就是讓徐風好慌好害怕。

徐風還能說啥?他隻能乖乖的趴在江怡墨的大電腦前貼膜唄!這可是超大屏的台式電腦,徐風把膜拿在手裡都不知道要怎麼貼。

“BOSS,我發現我真不行,要不我去給你叫個人過來?”徐風想開溜。

他是覺得,TM集團那麼多人才,總有人是在入職之前乾過手機貼膜的吧!

“我就喜歡讓你貼,今天也讓我見識見識一下徐助理的厲害嘛!你說要是萬一哪天你真丟了工作,這也相當於是多了一個技能,不會被餓死,對吧!”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徐風。

完了。徐風又被BOSS給威脅了,這是在告訴他,如果不好好貼的話,他可能就要真的下崗去貼膜了。

徐風趴在江怡墨的辦公桌前,努力的貼膜。沈謹塵隻買了兩張,他想的是一張貼上一張備用。結果徐風第一張就給整壞掉了。

他連貼了好幾次都有氣泡,然後就重新扯了再貼,反反覆覆幾次後膜就壞掉了。

膜壞掉的那一瞬間,徐風真是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他特彆尷尬又無奈地看著江怡墨。

“BOSS,膜好像——壞了——嘿嘿。”

江怡墨臉色一沉。

“我當然看出來了。”江怡墨淡淡地說。

徐風又弱弱的指著箱子裡的另一張:“那兒還有一張,要不......”去找個專業的人過來?

“我決定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徐助理要是今天貼不好的話,就把這膜給吃了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額!!

徐風一聽,這不是比讓他去死還更慘嗎?

“BOSS,不帶你這樣玩兒的。”徐風好苦比呀!

他這是招誰惹誰的,BOSS可是好久冇拿他尋開心了,怎麼今天就這麼會折磨人?難道是大姨媽又來了?

徐風掐指一算,不對呀!今天不是BOSS來大姨媽的日子,她的姨媽好像過去了吧!也不對,如果BOSS來大姨媽他肯定是知道的,因為以前每次來的時候BOSS都會忘記,有時候是徐風提醒,有時候是他去買姨媽巾,甚至要多喝熱水都是徐風提醒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