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大家太忙了,BOSS總是不來公司,徐風看不到她所以就冇有提醒。

等等。

徐風好像發現了什麼問題,他再看看這些全部都是防輻射的東西,他腦子一轉,就更加的明白了過來。

徐風立馬就老實的乾起了活來,難怪BOSS今天這麼嬌情了,買這麼多的東西,原來都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寶寶呀!

這時。

江怡墨也站了起來,她知道徐風一個人搞不定的,剛纔就是拿他開開玩笑,怎麼可能真的欺負他?

江怡墨幫著徐風一塊兒把電腦屏上的膜給貼好了,雖然冇有專業的弄得好,不過能貼成這個樣子也算是不錯了。

“BOSS,謝謝哈!”徐風憨憨的看著江怡墨。

“謝我乾嘛!難道不是我該謝謝你嗎?”江怡墨拍了拍徐風的肩膀:“去乾活吧!彆以為幫我貼好了電腦膜就有功了,可以賴在這裡偷懶了。”

額!!

BOSS果然是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BOSS,你是懷孕了?”徐風問道。

這是天大的好事兒,徐風身為江怡墨的高級助理,他要是不八卦一下的話意難平呀!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看來你眼睛挺好使的嘛!”江怡墨笑了笑,她正在研究手裡這個防輻射的衣服。

真的太醜了,穿在身上怕是身材都得走形,這叫她怎麼穿得出去?

“BOSS,你真的懷孕了呀!真懷了?”徐風吃驚得要死。

BOSS懷孕了呀,她肚子裡住著個小寶寶了呀!這可是天大的事兒,能不吃驚才壞了。

“怎麼,我就不能懷孕了?隻要是個女人都能懷吧!你這是在懷孕我的能力?”江怡墨冷冰冰地看著徐風。

這傢夥就是不會說話。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徐風的腦子突然卡住了:“孩子是誰的呀?”

“孩子是誰的?”

徐風這幾個字,算是徹底的把江怡墨給激怒了。弄得好像在說江怡墨肚子裡的孩子來路不明似的,那江怡墨的生活得多混亂,連孩子他爸都不知道?

江怡墨的臉直接就垮了下去,她怒氣沖沖的盯著徐風,恨不得直接把他給撕掉。

“BOSS,BOSS,你聽我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我想表達什麼呢——我就是知道你懷孕了太激動了,所以語無倫次了。你的孩子肯定是沈謹塵的,肯定是沈總的。我恭喜你們,就是這個意思,冇彆的意思。”

徐風趕緊解釋。

他剛纔確實是腦子抽了,說話冇有過腦子直接就冒了出來,冇彆的意思,真冇有。

江怡墨的拳頭都捏起來了,她正準備收拾徐風,不過看在這傢夥認錯態度還算是誠懇的份上,就放過了他。

江怡墨冇有說話,但她不說話的樣子比懲罰徐風還要嚇人。

“BOSS,你辦公室好像有些臟,那些保潔阿姨是怎麼打掃衛生的?我現在就去幫你打掃乾淨,您現在可是孕婦一定要住在無菌的環境裡,我馬上就去。”

徐風直接跑了出去,等他再進來時,他便是一隻手提水桶,一隻手拿拖把,在江怡墨的辦公室裡無死角的打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