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是下班時間,再說了,那個衣服真的醜死了,一點款式都冇有,我纔不要穿呢!”江怡墨嘟著嘴巴,一臉不開心的樣子。

“不好看也要穿,為了我們的孩子,你忍忍,嗯?”沈謹塵的手指落在小墨鼻尖上輕輕的颳了刮。

忍忍?這兩個字讓江怡墨忍不了,她從來都不是可以忍的人呀!

而且她現在是懷孕了,是在替沈謹塵生孩子,還是一次性兩個,她這麼辛苦還要讓她忍,多委屈呀!

“那我忍不了怎麼辦?我不想因為生孩子變醜,為什麼我生孩子這麼辛苦還要變醜,你什麼也不用做還可以帥帥的?這是什麼道理?”江怡墨不開心的看著沈謹塵。

沈謹塵也是被小墨的歪理給驚著,生孩子本來就是女人的事兒呀!他倒是想替她生,問題是他做不到呀!

“那這樣,我陪你一起變醜好不好?從明天開始,我就去穿最便宜的衣服,髮型也不弄的,和你一起醜,可以嗎?”沈謹塵溺愛的看著小墨,摟著她。

沈謹塵能做的,就是讓小墨高興滿意,隻要她點頭說好就差不多了。

“這還差不多,算你有這份心。不過變醜就算了,你要變醜了也影響我的心情。”江怡墨笑了笑。

她突然又冇事兒了。

“所以,你是因為我長得好看纔跟我在一起的?我變醜了就不喜歡了?”沈謹塵抓住了江怡墨話裡麵的重點。

她就是這個意思,對吧!

“這是你自己腦補的,跟我冇有關係哈!”江怡墨拉開車門,直接就上了車。

沈謹塵追了上去。

為了懲罰小墨一下,他撲過去狠狠的親了她。可這些對於小墨來講都不是懲罰,因為每次沈謹塵親她的時候,她的心情都會特彆的好。

可親著親著,江怡墨就發現車裡不對勁兒了。她正準備配合的閉上眼睛,然後好好的享受沈謹塵的親吻,可就在這時,她卻看到了坐在車上後排的許菲。

原來她一直在這裡,所以她什麼都看到了。江怡墨瞬間就覺得好丟臉呀!她直接推開了沈謹塵,尷尬的坐在副駕駛上動都不敢動一下。

沈謹塵知道小墨這是心虛了,他倒是挺無所謂的,反正也是在親自己的老婆,他倆連結婚證都領了,各各方麵講都是合法的。

他坐下來,開車,今天晚上一起去辦重要的事情。

江怡墨平靜下來後,她纔想起,今天晚上要去找李修,然後套人的話。隻要李修老實講了,江怡墨和沈謹塵就會知道那個被遺棄的孩子在哪裡。

到時,他倆就可以去接兒子回家了。

“許菲,你都準備好了嗎?一會兒要說什麼,該說什麼,你都明白了吧!”江怡墨看著後視鏡裡的許菲。

這件事情很重要,不能出問題的。

“嗯!都記住了,昨天我一直在記沈總交待的事情,不敢馬虎。”許菲說道。

她確實很認真的在對待這件事情。

“記住就好,一會兒按計劃行事,隻要成功了我們都不會虧待你,你也不用緊張,按排練的時候來就可以,一會兒你應該也不需要講很多的話,飆演技就可以。”江怡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