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你還是冇有想好。”江怡墨突然就站了起來,她這是要走。

在離開之前,江怡墨又補了一句。

“既然這樣,那我隻好把江雨菲帶回去好好照顧了,等你什麼時候想明白了再找我,嗯?”江怡墨微微一笑。

江怡墨在威脅李修,好好照顧的意思就是要找人毒打江雨菲,要欺負她。李修根本不可能看到江雨菲吃苦頭。

沈謹塵扶著江怡墨,他倆往外走。

身後。

李修的拳頭緊緊的拽在一起,他知道江怡墨是在威脅自己。也知道江怡墨想要的是什麼,可是他現在很矛盾。

感覺像是在做夢,江雨菲突然就回來了。

“等等。”

李修猶豫之下,還是叫住了江怡墨。在他決定叫住江怡墨跟她談條件的時候,他便知道了,主動權現在已經不在他這裡了。

“看來,你還是挺關心江雨菲嘛,這麼快就想明白了。”江怡墨和沈謹塵停了下來。

江怡墨早就知道,李修見到江雨菲肯定會就犯的。

“我可以告訴你,但我要見到雨菲,我要跟她說話。”李修說道。

李修也不是傻子。

剛纔見到江雨菲時,他確實是很激動,啥也冇有想,腦子裡麵隻有江雨菲。但是現在他冷靜了一點,他發現一個問題。

當年的事情江雨菲比他知道的還要多,既然雨菲已經在江怡墨手裡,為什麼不直接問雨菲而是用雨菲來威脅他。

李修覺得很奇怪,這裡麵怕不是還有彆的事情,所以,他要親自見到江雨菲,確定剛纔那個女人就是江雨菲後,他纔會講當年的事情。

江怡墨看了一眼沈謹塵。

果然,李修不是傻的,他很聰明,他在懷疑許菲的身份。這下倒是輪到江怡墨和沈謹塵緊張了,就怕一會兒李修真的看出什麼來。

到時,就真的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會失去唯一的機會了。

沈謹塵摟著江怡墨,這些都是他倆預期的一樣,隻是在按照他倆設想的發生,冇什麼的。他給了小墨一個很堅定的神眼,江怡墨便點了頭。

“可以。”

江怡墨打了一個響指,門再次被打開,許菲被保鏢帶了進來,但跟李修保持了一米的距離。

“想說什麼,想問什麼,你問吧!不過時間有限,我也冇有那麼多的耐心等你們。”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然後。

江怡墨和沈謹塵便往後退了一步,沈謹塵一直摟著小墨,生怕她會受到半點傷害,保護得可好了。

“菲菲,真的是你嗎?菲菲?”李修含情默默的看著江雨菲,整張臉上全部都是後悔的表情。

李修真的太想江雨菲了,他對江雨菲的愛深入骨髓。

江怡墨和沈謹塵在一邊瞧著,其實還是挺感動的,這倆人做惡多端,可以說是死有餘辜。但也不得不說他倆的感情是真的,李修對江雨菲這份深情可以稱得上是真愛。

許菲站在那裡,冇有說話,她隻是看著李修,假裝不認識。當然,她也確實是不認識的,但知道李修是誰,沈謹塵之前講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