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菲菲,你這是怎麼了?我是李修呀,難道你連我都認識了嗎?菲菲,是我呀!”李修不停的喊著江雨菲的名字。

可是許菲還是一樣的反應,根本就不搭理他。

李修突然就撲了過去,他衝上去抱住了江雨菲。

“菲菲,我是李修,我是李修呀,你怎麼連我也不認識了?你還是我的菲菲嗎?還是你在怪我,怪我當時冇有跟你一起跳?菲菲?”

完了。

李修徹底的失控了。

江怡墨和沈謹塵也急了,他倆完全冇有想到李修會衝過去抱住許菲。因為他倆以前是在一起很多年的,情人之間的擁抱很致命的,李修有可能會因為一個抱抱而判斷出許菲是假的。

江怡墨打了一個響指,保鏢便把李修拖開了,不讓他再靠近許菲,並且把許菲帶了出去。

過了會兒。

李修才鎮定下來。

“她不是雨菲,她根本就不是雨菲。江怡墨,你隨便找個女人過來就想糊弄我嗎?她根本就不是。”李修雙眼通紅的瞪著江怡墨,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江怡墨,你到底把我的菲菲怎麼了?江怡墨,你這個死女人,你踏馬的怎麼不去死呀,你怎麼就活得好好的?你倒是去死呀!”李修突然向江怡墨撲了過去。

現在的李修就是一條瘋狗,他隨時都會咬人的,現在他就想咬江怡墨。

沈謹塵把江怡墨護著,一把抓住李修的胳膊,然後再是一腳直接把他踹開,有沈謹塵在,誰都傷不到江怡墨。

保鏢衝過來,直接就把李修給按在了地板上,雙腿跪在地上,他根本就冇有反抗的可能。

“她就是江雨菲。”江怡墨上前,半蹲在李修的麵前。

沈謹塵趕緊也過去,生怕小墨又被嚇著,他真的太緊張小墨了,隻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就緊張得要死。

“不可能,她不是雨菲,她要是雨菲的話剛纔怎麼會不理我?她看我的眼神是陌生的,她不是雨菲。”李修說道。

“她是江雨菲,隻不過失憶了,不記得你而已。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去,能把命保住就不錯了,你還希望她記得你嗎?”江怡墨笑了笑,她繼續說道。

“我倒是覺得忘記了也挺好的,你說要是江雨菲還記得當初她跳崖的時候你冇跟著一起跳,她現在看到你該多生氣,對吧!我覺得你應該高興。”

失憶?

李修跪在地板上,他抬頭便是江怡墨那張臉。江怡墨的臉並不大,她的臉是那種小巧又精緻的。可偏偏就是這張臉,讓人覺得很可怕。

“雨菲失憶了?”李修問。

他逐漸的相信了江怡墨的話,畢竟這世界上找出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來不可能。如果是失憶的話,那倒是說得過去。

“是的,她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不過最近我和她相處了這段時間,她倒是很愛我這個姐姐。最近我也打算給她找個好人家嫁了,以前她就喜歡嫁豪門,現在我就成全她,而且江雨菲也答應了,她很滿意我的安排。”江怡墨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