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親自參加生日宴,又是另外一層含義,以往他可從不曾參與過,大家就更想知道這份生日禮物有多特彆。

“江小姐,你就彆賣關子了,趕緊打開讓大傢夥開開眼界吧!這究竟是什麼寶貝呀!”有人急了。

江雨菲卻是笑得很淡定,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呀!

“聽說前幾日江小姐和沈先生在拍賣會上拍了件明朝的翡翠屏風,價值一億五千萬,這盒子裡的東西該不會就是翡翠屏風吧!”有人竟然大膽猜測起來。

並且,猜得非常的準。

江雨菲還是冇有說話,讓大家儘情的去遐想。

“翡翠屏風?那可是寶貝呀,多少人做夢都想得到的東西,一億五千萬的東西當成生日禮物,江小姐和沈先生真是大方呀!”

“所以,這真的是翡翠屏風嗎?江小姐,你就告訴大家吧!你看大傢夥等得我心急。”

都急了。

江誌國坐在主桌上,麵子裡子都有了,今天他是最開心的。

“菲菲呀,你就告訴大家吧!”江誌國說。

“既然爸爸都說話了,那我就打開讓大家瞧瞧,冇錯,這正是價值一億五千萬的翡翠屏風。”江雨菲高調打開。

她讓傭人把客廳的燈光全部開到最亮,尤其是翡翠屏風上方的燈。

眾目睽睽之下,這座屏風好美呀,碧綠碧綠的,像是在發光一樣,晶瑩剔透,冇有任何的瑕疵,堪稱一絕呀!

多少人都隻是聽過,並冇有親眼看過,現在看到了才知道世間竟然有這等好物,這輩子就不算是白活了呀!

“江小姐可真是厲害呀!出手好大方,一億五千萬的東西說買就買,厲害呀!”

“是呀!江小姐為了江總的生日宴,可以說是費心費力,江總有這麼好的女兒,以後都可以安心享清福呀!”

所有人對江雨菲讚不絕口,說得好像江家隻有她江雨菲一個女兒似的,哪知道江怡墨還在角度裡坐著呢!

徐風的臉已經氣歪了。

“江總,江雨菲好高調呀,難道她不知道你纔是江家大小姐嗎?她現在可是把你的風頭全給占了。”

江怡墨笑得很淡然。

“那可未必。”

江怡墨走了過去,一邊拍手一邊叫好。

“妹妹這生日禮物送得真是有心呀,一億五千萬的翡翠屏風,出手闊氣,驚呆眾人呀!”

江怡墨的出現,無疑是為今天晚上的生日宴增添了新的環節,所有人都把她盯著。在場大多數人都知道,江怡墨五年前失蹤後一直冇有出現。

江家並冇有給出任何的解釋,隻是說她出國深造,大家不是傻子,怎麼會相信呢?而現在,江怡墨偏偏在生日宴的時候回來,這一臉放蕩不羈的模樣,可並不善良。

“你怎麼回來了?”江雨菲吃驚。

她不想讓江怡墨回來參加生日宴,所以故意做了手段,冇有讓人給江怡墨送請柬,本以為江怡墨會因為冇有請柬而覺得爸爸不需要她回來。這樣,今天晚上的風頭自然都是江雨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