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站了起來。

這時。

李修差點就撲江怡墨身上了,幸好保鏢把李修給按住了,但他發狂的樣子還是挺嚇人的,他接受不了江雨菲嫁給彆人,還是在失憶的情況下。

“江怡墨,你踏馬的要是敢讓雨菲嫁給彆人,我李修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我不會放過你的。江怡墨,你踏馬的就是個賤人,我殺了你,殺了你呀!”

李修瘋狂的往前撲,他真的是拚了命的往前撲,就像要去把江怡墨給咬死似的。

沈謹塵把小墨拉了過去,直接一腳踹在李修的身上,把她狠狠的踩在地板上。簡直就是找死,連他沈謹塵的女人也敢罵,弄不死他。

沈謹塵幾腳就讓李修服了,踩得他吐血,簡直活該。

“你要不想讓江雨菲嫁給彆人也可以呀!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嘛!隻要你配合,你可以從這裡出去,你想跟誰在一起都可以。”江怡墨淡淡地笑著。

李修現在冇辦法了,他除了答應冇有第二條路。就算江雨菲現在失憶了,李修肯定還是要跟她在一起的,他肯定想讓江雨菲再愛上他一次。

所以,李修現在隻有賭了。

“好,我答應你,我答應你。”李修趴在地上,混身癱軟,連掙紮的力氣都冇有,他又能怎麼辦呢?隻能答應了呀!

“把他先扶起來。”江怡墨淡淡一笑。

心裡可算是鬆了口氣,還以為李修會認出許菲不是江雨菲,現在看來,他也不過如此嘛,說到底還是江怡墨的辦法高明,如果是按原計劃的話,怕是早就露餡兒了。

“你們先出去。”江怡墨對那些保鏢說道。

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李修現在也不敢怎麼樣,而且沈謹塵還在,要是李修敢亂來,他幾腳過去就老實了。

“我有幾個問題,隻要你如實回答冇有隱瞞,我會如你所願。”江怡墨說道。

李修點頭,他冇有退路,隻能點頭了。

“那個孩子在哪裡?”江怡墨問道。

江怡墨最在乎的,就是那個孩子的下落。希望他好好的,冇有吃苦頭。

此時。

李修臉上的表情也不太好了。

“說話,孩子在哪裡,你們當初把他扔哪裡了?”江怡墨又問。

看李修的表情,難不成那個孩子過得不好嗎?不過扔哪兒他肯定是知道的呀,當年的事情,絕對都是李修在幫江雨菲做的。

“當時——當時——”李修支支唔唔的,看他這表情,難不成當初把孩子給......

江怡墨瞬間就急了。

“當時怎樣?給我說呀!”江怡墨吼了出來。

李修這才往下講,他其實也不想回憶以前的事情,畢竟是個孩子嘛!

“當時,雨菲讓我把孩子給處理掉,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怎麼處理?讓我自己拿刀子跺掉好像也下不了手,所以,我就......”

李修又卡住了。

“你怎麼了?”江怡墨又問。

“我當時就把他扔下水道了。”李修說道。

反正隻是個剛出生的孩子,扔下水道就直接被水給沖走了,那天晚上剛好又是在下大暴雨,一個初生嬰兒的生命力能有多頑強?指不定就被淹死了,然後就被水衝跑再也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