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和小墨一樣高興,原來,他倆真的是上天註定的一對兒,天生就該在一起的。

“城城,我們永遠都不要分開了,好不好?我們一直在一起,永遠都不要分開。”江怡墨真的好愛沈謹塵,愛死他了。

“好。”沈謹塵點頭,他的想法跟江怡墨是一模一樣的。

這時。

監獄裡有人追了出來,是獄管。這個人是專門看著李修的那個人,他似乎是有事情所以才追了出來的。

“沈少,剛纔你們出來後李修在咆哮,在怒喊,他聽到了一件事情覺得不對勁兒,所以想問問你。”獄管說道。

沈謹塵把江怡墨小心地放在地上。

“什麼事情?”沈謹塵問。

“剛纔李修在那裡發狂,然後我聽到他好像在說什麼沈軒不是你們的孩子,沈軒是他的兒子,你們一直都在幫他養孩子。還說了些很難聽的話。”

額!!

江怡墨和沈謹塵臉上的表情都變了。

這確實是個非常重大的訊息,而且是個令人震驚的訊息。

“這會不會是他的氣話?”江怡墨說。

江怡墨不敢相信軒軒會是李修的兒子,軒軒不是從孤兒院抱走的孩子嗎?怎麼又成李修的了?還是說,這一切都是當年江雨菲和李修算計好的?

他倆讓沈謹塵幫著養兒子,以後還要繼承沈家的財產,不管怎麼算他倆都不會吃虧?江怡墨不敢相信,但她覺得李修和江雨菲絕對乾得出這種事情來。

“聽著不太像,他知道你倆都走了,所有人都離開了,自己在那裡發泄,而且聽著挺崩潰的。”獄管說道。

“行,我們知道了,謝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如果真是這樣,那事情倒是複雜了,李修那麼可惡,做了那麼多的壞事,軒軒怎麼會是他的兒子呢?

“對了,這是李修的頭髮,可能對你們會有幫忙。”獄管說道。

這個獄管可真是熱心腸,竟然連李修的頭髮都拿到了。

“謝謝。”江怡墨接過頭髮,緊緊的拽在手心裡麵。

此時,江怡墨和沈謹塵臉上的表情都不好看,她特彆緊張的看著他,冇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竟然弄出這麼個事兒來。

“城城,現在怎麼辦?”江怡墨問。

江怡墨真的累了,真的不想自己做決定了。

“既然頭髮都拿過來了,做個親子鑒定吧!”沈謹塵說道。

“好,那咱們就分彆做李修和軒軒的親子鑒定,還有你跟朵朵的,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吧!”江怡墨說道。

“好。”沈謹塵拉開車門,和小墨一塊兒回家。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彆墅裡。

朵朵和軒軒知道是爹地和媽咪回來了,他倆放下玩具便跑了出來。朵朵跑得最快了,她直接就往媽咪身上跳,結果卻被沈謹塵給攔住了。

朵朵不太開心的掛在爹地的身上。

“爹地,我想抱媽咪,你乾嘛攔著我。”朵朵的小嘴巴都快嘟到天上去了,好可愛訥!

軒軒跑得慢了些,他便乖乖的站在那裡,嘴巴裡麵說著:爹地,媽咪。軒軒永遠都是這麼有禮貌,可江怡墨和沈謹塵的眼睛卻同時落在了軒軒的身上,他倆的眼神都很複雜,是軒軒看不懂的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