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時候,江萌萌不知道媽媽是媽媽,媽媽到家裡去過幾次都是叫她好心的阿姨,因為媽媽每次來都會帶好多的東西,帶會給錢。

“你很想媽媽,對嗎?所以,跟她有關的事情,你都記得特彆的清楚。”江萌萌好奇地看著景沐辰。

他表麵上冷冰冰的,其實他的內心也是個感性的人,他比普通人更懂得情為何物。

“嗯!她對我很重要。”景沐辰說道。

是的,小墨的媽媽對於景沐辰來說,非常非常的重要。

“那以後的每一個生日,我都陪你一起過。”江萌萌特彆認真地看著景沐辰。

她不能做彆的,但可以代替媽媽,做一些簡單的事情。

景沐辰的雙眸落在江萌萌的身上,看著她天真的樣子,她挺單純的,冇有多餘的心眼兒,也從來冇有想過刻意接近他。

“混沌來嘍!”老闆端著熱騰騰的混沌來了:“一碗餛飩兩把勺子,請慢用。”老闆總是笑嘻嘻的。

“嚐嚐。”景沐辰遞給江萌萌一把勺子。

她嚐了一口。

“嗯,味道很好。”江萌萌點頭。

她不僅可以嚐出味道很好,她還可以嚐出這個餛飩是用什麼做的,放了什麼調料都可以嚐出來。江萌萌見景沐辰好像對這裡的東西情有獨終,她在吃的時候便用心了些。

“喜歡就多吃點。”景沐辰拿起他自己的勺子,盛了一個餛飩放在嘴邊吹了吹,但他不是給自己吹的。

而是吹好後遞給到了江萌萌的嘴巴。

江萌萌的雙眸落在了景沐辰的身上,他就坐在她麵對,世界首富幫她吹餛飩,這該是怎樣的榮幸呀!

江萌萌都快傻掉了,她有什麼榮幸可以讓景沐辰對自己這麼好,現在還吃他親自喂的餛飩?

江萌萌不敢吃。

她便把嘴巴挪開,直接用手裡的勺子往嘴巴裡麵塞了一個,隻要把嘴巴占住了,景沐辰就會把手收回去。

結果她卻忘記這個餛飩是剛端上來的,需要多吹吹纔可以吃。燙得江萌萌手舞足蹈的,四處找水喝。

景沐辰趕緊讓老闆端了壺水過來,他親自給江萌萌倒水喝,她這才緩了過來。

可是在景沐辰麵前出醜了,餛飩燙得江萌萌眼睛都紅了,她本來不是這種毛毛燥燥的人,怎麼在景沐辰麵前就原形畢露了呢!

她不太好意思的坐在那裡,自己的勺子也掉到了地上,這纔是更尷尬的事情。

景沐辰用他手裡的勺子,像剛纔那們喂江萌萌吃,還把餛飩的溫度吹到剛剛好。

“張嘴。”景沐辰說。

江萌萌把嘴巴閉得緊緊的,她不好意思吃景沐辰喂的東西,總覺得周圍都是眼睛盯著她,會很尷尬的。

“聽話,張嘴。”景沐辰加重了一點點語氣。

江萌萌這才乖乖的張開嘴巴,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

景沐辰隻顧著往江萌萌嘴巴裡麵餵了,他自己一口都冇有吃,可一碗餛飩已經吃掉了多半,江萌萌便把他手裡的勺子拿了過來。

現在已經不燙了,她不需要吹,而是遞到了景沐辰的嘴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