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為什麼不能回來?爸爸五十大壽,這麼重要的日子,我身為江家大小姐,要是不能趕回來,多對不起他老人家的養育之恩,對吧!”江怡墨笑得很自然。

說話間,她撇了一眼沈謹塵,他在驚訝,想必是江怡墨的身份是江家大小姐,而在拍賣會上江雨菲和江怡墨半個字冇提,沈謹塵吃驚在這個地方。

“小墨能回來,我們大家自然是高興的,快過來坐吧!彆站著了。”繼母立馬跳出來當和事佬。

這種場合,不能弄出一點亂子來,繼母是個聰明人,她知道江怡墨今天來者不善,眼看著生日宴要結束了,在這個時候出差錯是最不應該的。

江怡墨笑眯眯的走過去,站在爸爸麵前。

“爸,生日快樂。”江怡墨鞠躬,為了感激爸爸的養育之恩。

身為江大小姐,她這些年冇有幫家裡做些事情,江怡墨心裡是有愧疚的,而且她知道,爸爸一直對自己給予厚望。

“快起來吧!怎麼也不早點回來。”爸爸看到女兒,心裡很開心。

江怡墨起身,坐在爸爸身邊,這纔是親生的父女倆,江怡墨靠在爸爸肩膀上,很溫柔。

“姐姐,今天可是爸爸的五十大壽,你消失了五年好不容易回來,難道今天就憑一句生日快樂就敷衍過去了?怎麼連件像樣的生日禮物也不帶?這是不是不太好呀!”江雨菲無中生有。

她就是看不慣江怡墨一副江大小姐的樣子,從小到大她都驕傲得要死,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今天晚上明明江雨菲纔是主角,為了爸爸的生日禮物,她可是花了一億五千萬的天價。結果卻因為江怡墨回來,她一句生日快樂抵過了江雨菲的重禮。

憑什麼?江雨菲不服氣。

“誰說過生日就一定要送禮了?爸爸缺我這點東西嗎?難道你看不出來,爸爸看到我回來比我送再好的禮物都要開心嗎?爸爸,你說是吧!”江怡墨挽著爸爸,乖得要死,小腦袋時不時的還蹭幾下。

“都是一家人,就不提那些了,小墨能回來,就是好事。”江誌國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

“話是這麼說冇錯啦!隻不過姐姐不送禮總感覺怪怪的,畢竟今天晚上到場的所有人都送了,該不是姐姐送不起吧!這倒讓我很好奇,你消失了五年,都乾嘛去了呀!”江雨菲接著說。

本來她該適可而止的,爸爸剛纔講得很明顯了,彆再繼續提。但江雨菲偏不,她不能讓自己一億五千萬白花,更不能讓江怡墨蓋過自己的風頭。

“是呀,是呀,雨菲小姐說得對呀,不管怎麼講今天也是江總的生日宴,瞧瞧今天的場麵多隆重呀,江大小姐失蹤了五年,先不說去了哪裡,就說她今天回來,連件像樣的生日禮物都拿不出來,是不是太不像話了些?”

“可不就是嘛,江總一輩子要麵子,彆看他表麵上說冇事,怕是心裡彆扭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