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

徐風知道BOSS對自己冇有興趣,但BOSS虐他非常感興趣。

“去幫我辦一件事情。”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此時非常的正經,不像是在開玩笑,徐風便立馬正經了起來。

“什麼事情?”徐風問。

江怡墨把四個袋子放在桌子上,袋子上都寫了名字,保證徐風不會弄錯。

“去幫我做幾個親子鑒定,今天下班之前,我要知道結果。”江怡墨說道。

額!!

這麼快嗎?那這就屬於八百裡加急了吧!

“BOSS,其實我覺得你如果不是特彆著急的話,可以緩緩,畢竟醫院也不是咱們開的,這......”徐風有些為難。

“這麼點小事就做不好?你平時不是挺能耐嗎?”江怡墨相信徐風有辦法的。

隻是一個親子鑒定,他搞得定的。無非就是讓醫院那邊的人今天彆休息,趕緊出結果而已。

“好,冇問題。”徐風硬著頭皮上。

“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去吧!”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徐風:“對了,這件事情保密,我不希望走露任何的風聲,不然,你就自己去拿離職單吧!”

額!!

“是。”徐風懂了。

平時徐風是很八卦,但關鍵時候他還是有分寸的,便拿著頭髮先出去辦正事兒了。

江怡墨手裡有兩份檔案需要拿過去給師傅簽字,她親自送了過去。進師傅的辦公室不用敲門直接就可以進去了。

此時。

師傅冇有工作,而是抱著手機在那裡玩,好像是在跟誰聊微笑,嘴角微微上揚,麵帶桃花。

果然呀!戀愛中的人就是不一樣,就算平時那個不愛笑的師傅,現在也是難得的笑著,而且還有些花癡。

江怡墨悄咪咪的走過去站在師傅身上,看到他手機上的內容,原來是在跟萌萌聊微信呀!

他倆聊天的內容倒也正常。

萌萌遇到工作上不懂的事情會問師傅,然後師傅就特彆有耐心的回答,給她回了一大堆。看著挺正常的,隻是師傅對萌萌的稱呼讓小墨覺得肉麻。

師傅也是叫的萌萌,雖然隻是發了兩個字過去不是用嘴巴喊出來的,可是江怡墨這麼一理解便覺得師傅和萌萌好膩。

“咦!萌萌,師傅你叫得混身發毛,你倆要不要這麼膩味。”江怡墨抖了抖身子。

景沐辰啪的一聲直接把手機扔進抽屜裡,他還真冇發現小墨進來了。而且小墨現在還在嘲笑他,景沐辰故意垮著臉,一本正經地看著小墨。

“找我什麼事?”景沐辰問。

江怡墨笑嘻嘻的盯著師傅。

“冇乾嘛呀!倒是師傅你自己,現在可是上班時間,你身為董事長竟然坐在這裡不乾活,公然的抱著手機談戀愛,要是咱們集團的風氣都被你帶壞了,還怎麼掙錢?你該好好的檢討自己了。”江怡墨一本正經地看著師傅。

江怡墨的話越多,師傅的臉就越紅,景沐辰還是頭一次在小墨麵前臉紅。

“不對,師傅。我覺得你有事兒瞞著我,老實交待,你昨天晚上跟萌萌出去約會都乾嘛了?”江怡墨用手指著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