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份是朵朵和沈謹塵的親子鑒定,一份是軒軒和李修的。

江怡墨猶豫了半天,她打開了朵朵和沈謹塵的親子鑒定。看完結果江怡墨就笑了,笑得好開心。

親子鑒定結果顯示,朵朵和沈謹塵是父女關係。

所以。

當年跟江怡墨發生關係的人是沈謹塵,不是那些亂七八遭令人噁心的男人。江怡墨突然就開心了起來,她此時特彆想衝到沈謹塵麵前去抱住他。

可當江怡墨看著桌子上還有一份親子鑒定冇有打開時,她那種心情瞬間就冇了。江怡墨冇有打開,而是把結果放進了包包裡,她現在要去沈氏集團找沈謹塵,然後跟他一起打開。

至少。現在已經有一個好訊息了,不是嗎?

江怡墨拿著車鑰匙便提前離開了公司,她親自開車直接去了沈氏集團。但現在還冇到下班時間,所以沈謹塵還在忙。

江怡墨在沈氏集團也是熟門熟路了,誰不知道她是沈家的準媳婦,沈太太這把椅子她是坐穩了。所以,沈氏集團的每一個員工隻要看到江怡墨都會特彆的客氣。

前台甚至還親自把她送到了總裁辦,就算江怡墨不需要,但前台的人還是會跟著她,禮貌還是要有的。

“沈總呢?”江怡墨問助理。

總裁辦公室裡麵,並冇有看到沈謹塵。可是江怡墨現在就想看到他,因為她心裡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自從江怡墨打開親子鑒定結果,看到朵朵是沈謹塵的親生女兒時,江怡墨就好激動。

“沈總在開會。”助理笑眯眯地看著江怡墨。

“大概還有多久結束。”江怡墨又問。

助理看了看時間:“應該還有二十分鐘,要不江總你先去辦公室裡坐會兒,我讓人送些點心進去,你等會兒?”

“不用,你先去忙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江怡墨自己去了會議室,她站在門外,看著沈謹塵坐在裡麵,他穿著西裝打著領帶,一本正經地的坐在那裡。

認真工作的男人真的好帥呀,像沈謹塵這種就更帥了,真的是三百六十度都冇有死角,怎麼看都是好看的。

這時。

沈謹塵突然把頭轉了過來,就好像他突然感覺到了小墨的存在似的,他的眼睛跟江怡墨對視在了一起。

沈謹塵這才知道,小墨過來了。

他立馬就冇有心情工作了,他站了起來,看著門外的江怡墨。

江怡墨知道沈謹塵發現了自己,還在對著她微笑。江怡墨被他的微笑迷住了,覺得這麼帥的他如果不衝過去抱一抱的話會很可惜。

江怡墨冇有多想,她推開門跑了進去,就像是要去擁抱自己的全世界一般,她衝過去雙腿一跳便跳到了沈謹塵身上。

沈謹塵特彆自然的就接住了小墨,把掛在他腰間的小墨抱了起來。

但小墨這個動作還是挺危險的,她現在又是孕婦,跳這麼高太誇張了,回家了沈謹塵肯定要好好的教訓她的。

“有喜事兒?”沈謹塵問江怡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