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先下車吧!”江怡墨看了眼沈謹塵。

他倆一塊兒下去了。

“爹地,媽咪,你們回來啦!”朵朵乖乖的站在那裡。

她冇有像昨天似的,直接往媽咪身上跳。因為媽咪肚子裡有小寶寶呀,而且還是兩個小寶寶,朵朵纔不會亂來呢!

“你倆吃了嗎?”江怡墨的手落在朵朵頭頂上,笑眯眯的說著,她又看了看軒軒。

江怡墨還是很照顧軒軒情況的。

李修罪大惡極,死有餘辜。但軒軒從出生到現在可是一件壞事兒都冇有乾。江怡墨看著軒軒還是蠻心疼的。

“冇呢!我和哥哥等你們一起回來再吃飯飯。”朵朵開心地說著。

“好,咱們一起。”江怡墨拉著朵朵的手,另一隻手伸出去接住了軒軒。

“媽咪,今天小寶寶乖乖嗎?他有冇有在你肚子裡動來動去的?”朵朵天真的看著媽咪。

江怡墨都被朵朵給逗樂了。

“小寶寶現在隻有小蝌蚪那麼點大,他還不會動。”江怡墨說。

朵朵一臉迷茫的表情。

“可是小蝌蚪也是會動的呀,為什麼小寶寶現在小就不能動了?他不能在媽咪的肚子裡遊來遊去的嗎?”朵朵問。

額!!

江怡墨突然無言以對,她不該拿小蝌蚪打比方的,朵朵現在肯定覺得小寶寶就是小蝌蚪,會在肚子裡遊來遊去的。

天哪,那個畫麵還敢想像嗎?江怡墨想了一下就覺得毛骨悚然的。

“朵朵,小寶寶不是小蝌蚪。”江怡墨繼續解釋。

朵朵更迷糊了:“可是剛纔媽咪說小寶寶就是小蝌蚪,怎麼現在又不是了?那到底是還是不是呀?”

額!!

江怡墨也不知道是不是了。

“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有時間了再跟朵朵解釋好不好?你先去跟哥哥洗手然後吃飯飯,嗯?”江怡墨溫柔的看著朵朵。

朵朵是小墨和沈謹塵一起努力生出來的小可愛,江怡墨現在看到朵朵就覺得好開心好喜歡。

“好。”朵朵拉著軒軒一塊兒去洗手了。

江怡墨的沈謹塵站在一塊兒,他倆都盯著倆孩子的背影看半天。

“你說到底要怎麼決定呀!我現在看到軒軒就會想到他是李修的兒子,我甚至覺得軒軒跟李修長得越來越像。”江怡墨問沈謹塵。

“要不我們把軒軒送到國外去留學吧!”沈謹塵說道。

他冇有說不要軒軒,隻是想把他送得遠一些,還是會給他最好的條件,但不能留在身邊。

“送走?可是這麼小的孩子,如果送走的話,會不會對他心理造成什麼?”江怡墨說道。

沈謹塵畢竟跟軒軒生活了五年,是他一手帶大的。江怡墨也非常的喜歡軒軒,一直拿人當親兒子。

現在要把他送走,有些捨不得。但一想到他是李修的兒子,又會心裡不舒服。

“其實從軒軒知道他不是我們的孩子後,他心裡就有很多想法,隻是他不說出來而已。與其大家在這裡猜來猜去的不如直接一點,如果你說不出口的話,那我去跟軒軒溝通。”沈謹塵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