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大傢夥說江大小姐失蹤五年都乾嘛去了?怎麼江家對這件事情從未提起來?這其中該不會有什麼隱情吧!”

一時之間,眾說紛雲,全部都在議論江怡墨,就因為江雨菲的咄咄逼人,弄得江怡墨成了眾矢之的,大家的言語全部圍繞她展開。

江怡墨笑了笑,這就是輿論的壓力,隻要有一個人說她不好,立馬就會有無數的人跳出來揣測她的種種行為,甚至可以把真相扭曲得麵無全非。

他們甚至可以不用管真相是什麼,天馬行空不負責任的去隨意分析。

“好,好,好得很。”江怡墨起身,拍著巴掌走到江雨菲麵前:“妹妹的煽動力還是一如既往的強,姐姐佩服得很訥!”

“難道我說錯了嗎?同樣都是爸爸的女兒,我花了一億五千萬給爸爸買生日禮物,姐姐空著手回家,這不等於就是讓爸爸難堪嗎?你不在乎旁人怎麼指點江家,我可在乎。”江雨菲講得理直氣壯。

講完,她還很驕傲的看了眼擺放在桌子上的翡翠屏風,那驕傲的勁兒,簡直絕了。

“你指的就是這個東西?價值一億五千萬的翡翠屏風?”江怡墨指著,臉上的表情很輕蔑。

她當然知道這東西的價值,拍賣會江怡墨也去了,哪能不知道?

江雨菲點頭:“我可冇有要炫耀的意思,這隻是我送給爸爸的一片心意,希望他身體健康長壽,就像這翡翠屏風一樣,經曆了無數的硝煙,此時還可以屹立在我們眼前。”

啪!啪!

江雨菲話畢,不少人在給她鼓掌,覺得她講得有道理,說得非常的對,這纔是有大格局的人,光是這份孝心,就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江怡墨卻是冷笑,這群虛偽隻會跟風拍馬的人。

江怡墨走上前去,手指輕輕的落在翡翠屏風上,眼神相當的不屑。

下一秒,她直接把翡翠屏風抱了起來,高高的舉在空中,對著燈光瞧了又瞧。

“你當心,彆給我摔壞了,這座屏風可是價值一億五千萬。”江雨菲提醒。

江怡墨卻很隨意的在手裡轉動起來,看她這輕飄飄的動作,真感覺隨時可能會掉地上一樣,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來,覺得江怡墨是不是故意的?

爸爸過生日不送禮物就算了,還在這兒故意找事兒,堂堂的江大小姐,格局怎麼這麼小?完全冇辦法跟江雨菲相提並論嘛!

一時之時,大家又開始議論紛紛,說什麼樣的都有。

而就在這時!

江怡墨突然高高舉起翡翠屏風,然後重重的往地板上一扔。

啪!

價值一億五千萬的翡翠屏風當場摔成碎稀,怕是再厲害的工匠也冇有辦法修複了。所有人都知道江怡墨是故意摔的,她心生嫉妒,覺得江雨菲搶了她江大小姐的風頭,在這裡報複。

“江怡墨,你瘋了嗎?這是我送給爸爸的生日禮物,你憑什麼摔了?你可知這屏風值多少錢嗎?把你賣了都不夠,你......”江雨菲氣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