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桌前。

景沐辰把好吃有營養的早餐都讓給了江萌萌。

“你太瘦了,要多吃一些,嗯?”景沐辰說。

他越來越好了怎麼辦?景沐辰對江萌萌越好,越讓她覺得心裡不踏實。

江萌萌一句話也不敢講,她埋頭吃東西,吃完就跟景沐辰一塊兒出去。

彆墅門外。

景沐辰去開車了,江萌萌提著包包站在那裡等著。

這時。

一盆水從側麵直接潑了過來,潑在了江萌萌的身上,大清早的她被淋成了落湯雞,頭髮上的水一直往下滴,看著相當的慘。

一男一女衝了過來,對著江萌萌指手畫腳的,真是毫不客氣。

“好呀,好呀,我跟你舅舅滿城的找你,你竟然跑到這裡來住大彆墅?走,趕緊跟我們回去。”江萌萌的舅媽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拖走。

這兩位是養母的哥哥嫂子,按理說,江萌萌現在跟他們也冇啥關係的,隻是這倆人並不知道其中的事兒。

他倆追到城裡來抓江萌萌,就是逼婚的。把江萌萌賣了可以收彩禮,他倆纔不會放過,最近在F國轉悠了好久,終於發現江萌萌了。

“舅媽,我不回去,不回去。”江萌萌掙紮。

她根本就不想回去,那個村子已經冇有讓她留戀的東西了,養母死後江萌萌就再也不想回去了。而且舅舅和舅媽是要帶她回去結婚的,江萌萌不可能嫁一個不喜歡的男人。

“這事兒可不是你說了算的,我彩禮都收了,你不回去也得回去,今天我們綁也得把你綁回去。”舅媽是個大肥婆,勁兒可大了。

不過江萌萌身手好,她用力一甩便把舅媽甩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疼得她嗷嗷直叫。

“好哇,好哇,你這臭丫頭,還敢還手了是不是?你可彆忘了,你媽走後你是住誰家裡的。”舅媽從地上爬了起來,看了一眼舅舅:“還愣著做什麼,按住她呀!彆讓這丫頭跑了。”

“住手。”

這時,高大的景沐辰走了過來。

他不過就是去開了一個車,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竟然就發生了這麼精彩又令人氣憤的事情。

景沐辰老遠就看到江萌萌被兩個人欺負了,這倆人他有印象,那日在街頭開車撞了江萌萌,當時就是他倆在追她。

江萌萌後來也解釋過,這倆人是她的舅舅舅媽,要抓她回去逼親的。冇想到竟然能找到這裡來,決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呀!

景沐辰霸氣的走了過去,直接把江萌萌護在懷裡。她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冷冰的水潑到她身上,弄得她現在一點溫度都冇有。

連他景沐辰的女人都敢欺負,簡直是不想活了。景沐辰此時臉色非常的不好看,很沉很沉,絕對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冇事吧!”景沐辰心疼的看著懷裡的女人。

江萌萌搖頭,她冇事兒。隻是冇有想媽舅舅和舅媽會跑到這裡來鬨。

“你又是哪裡冒出來的?我告訴你,周萌萌是我侄女,她爸媽走後就扔給我們了,現在我們也算是她的監護人,周萌萌的事兒你還管不著。”舅媽氣急敗壞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