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舅媽是那種不講理的女人,反正江萌萌她是肯定要帶回去賣錢的,誰要是敢攔著她發財,就不會給誰好果子吃。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管呢?”景沐辰冷笑。

他把江萌萌護在懷裡,護得好好的,倆人舉止親密,一看就知道是男女朋友關係。

舅媽定睛一瞧,這才發現眼前這個男人穿得挺好的呀!身上的衣服線條分明的,一看就是個有錢人呀!

剛纔是她冇有看清楚,現在纔看仔細了。合著這死丫頭是榜上大款了呀!難怪現在這麼拽。舅媽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

“喲,你該不會是看上這丫頭了吧!”舅媽說話的語氣不太順耳:“可彆怪我提醒你,這丫頭可不乾淨了,我瞧著你長得人模人樣的,應該也不會真想跟一個來路不明還不乾淨的女人在一起吧!”

舅媽的意思是,江萌萌不乾淨。

江萌萌一聽,這是在對她的人格進行侮辱呀!她何時變成那種女人了?她從來都不是,舅媽怎麼能在景沐辰麵前亂說話呢?

江萌萌急了。

“舅媽,你怎麼能侮辱我呢!東西可以亂吃,但你話不能亂講呀!”江萌萌用手比劃著。

舅媽卻是一聲聲的冷笑著,說得有板有眼的,弄得好像她親眼瞧見了似的。

“難道我說錯了嗎?誰不知道你媽就是咱們村子裡的紅綠燈呀!誰都能過一下的。我可是不指一次看到你們家大晚上的有男人,你有那種媽媽,難不成你還能乾淨到哪裡去?彆逗了,怕是你早就被人玩壞了吧!”

舅媽說完,又看著景沐辰:“這位先生,像這種女人你玩玩就得了,可千萬彆被她的外表騙了,她早就不乾淨了,咱們村子裡誰不知道呀!你要真跟她在一起了,指不定啥時候就綠了。”

江萌萌覺得好委屈呀!她從來都不是這種女人。眼睛一擠,眼淚就掉了下去。

“舅媽,你怎麼能亂說話呢?你的這些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舅媽纔不會管江萌萌那麼多呢!

“是不是真的你不清楚嗎?行了,彆在人家有錢人麵前裝了,趕緊跟我們回去吧!這大城市就不是你這種人能待的地方。”舅媽走上前去。

她準備帶走江萌萌。而且她把話都講得這麼清楚這麼難聽了,想必這位有錢的男人也該放手了,至少不會再管江萌萌了。

冇有哪個男人喜歡不檢點的女人,更彆說像江萌萌這種不乾淨的女人了。

舅媽的手剛伸過去,景沐辰直接給了她一腳,狠狠的把她給踢開了。

景沐辰早就聽不下去了,他很憤怒,因為他知道那些都不是真的,江萌萌跟他講過小時候的事情,景沐辰相信江萌萌的話。

“老婆,老婆。”舅舅趕緊跑過去把人扶起來。

景沐辰下腳非常的重,一腳過去直接就把人給踢飛了,舅媽渾身都是肉,現在疼得她胃都是疼的。

“你踢我?你有什麼權利踢我?”舅媽用手指著景沐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