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可不是個好說話的人,他也冇有那麼好的脾氣。

“踢的就是你,連我的女人也敢欺負,踢你都是輕的,滾。”景沐辰不想跟這種人廢話。

舅媽聽了景沐辰的話,隻覺得很可笑。

“你還真被這個女人的外表給騙了呀!這種狐狸精你也瞧得上?”舅舅覺得,這個男人肯定是瘋了吧!

這時。

彆墅裡的保鏢都衝了出來,看到有人在鬨事兒便跑過來了。

“把這倆人給我清理掉,我永遠不想看到他倆。”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保鏢手下從不留情,直接把人拖開。

“周萌萌,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你連合一個外人欺負我們,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呀!”舅媽嚷嚷著,整條街的人都在看這裡。

搞得很尷尬。

舅舅和舅媽被清理掉了,景沐辰一句話就會直接把他們扔出F國,至少不會在江萌萌的眼皮子底下晃。

“你衣服濕了,回去換一身吧!”景沐辰看著懷裡的女人。

江萌萌拔腿就跑,直接跑回了彆墅裡麵。

景沐辰也跟著回去了,他發現江萌萌的情緒不對,應該還是被剛纔的事情影響了。景沐辰完全理解她的心情,也怪他,剛纔為什麼要親自去開車呢?如果讓司機開車,他和江萌萌一起等車,就不會發生那種事情。

景沐辰很有擔當,他更多的還是在責備自己。

彆墅裡。

江萌萌換好衣服,站在鏡子裡,看著平平無奇的自己,她突然覺得,自己跟景沐辰真是兩個世界的。

他們有不同的過去,而那些過去會影響著彼此。

江萌萌越來越害怕了,害怕自己的生活會影響景沐辰,會拉低他的檔次,甚至會給他帶來傷害。

“萌萌?萌萌?你換好了嗎?”景沐辰在敲門。

他見江萌萌太久冇有出去,擔心她會一個人躲起來難過。

“萌萌,你要是不說話,那我就進去了?”景沐辰又問。

江萌萌還是冇有說話,她一個人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發呆。景沐辰推開門走了過去,他站在江萌萌的身後,彎腰,下顎落在她肩膀上,和她離得很近。

江萌萌看著鏡子便可以看到身後的景沐辰,他正在用一雙特彆溫柔的眼神看著她。如此溫柔的景沐辰讓人好安心。

他伸出雙手繞過江萌萌的腰間,試圖去抱著她。

可江萌萌卻抓住了景沐辰的雙手把他雙手分開,自己再站了起來,和景沐辰麵對麵的看著彼此。

半晾,江萌萌纔開始用手比劃。

“我們分手吧!”江萌萌的意思。

她想清楚了,長痛不如短痛,那晚本來就是一個誤會,她跟景沐辰冇有發生關係。景沐辰便不需要對她負責。

分手?

景沐辰覺得很震驚,他倆昨天晚上還睡在一起,早上醒來還在接吻,他倆現在相處得非常的好呀!

正常情侶也不過如此,而且景沐辰都決定要跟江萌萌共渡一生了,怎麼好端端的說分手?

“因為剛纔的事情?我不介意,我知道他們說的都不是真實的你,既然是假的又何必去在意?”景沐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