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吧!師傅該不會是眼瞎了吧!怎麼可能看不到她這個大活人呢!

“師傅?師傅?你冇看到我嗎?還是我穿隱形衣了你看不到?”江怡墨追了過去,一巴掌拍在師傅的肩膀上。

景沐辰有了感知後纔看了一眼,原來是小墨。

“早上好,吃了嗎?”景沐辰問。

額!!

師傅這是怎麼了?他今天好奇呀!一點狀態都冇有。

“我早就吃過了,難道你冇發現沈謹塵現在都快把我喂成豬了嗎?”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師傅。

師傅很敷衍的看了小墨一眼:“確實有點。”

額!!

“師傅,你會不會說話呀!你要是不會說話的話就少說兩句,我哪裡像豬了?”江怡墨自己挑開的話題,結果把自己給氣著了。

景沐辰走得很快,分分鐘就把江怡墨給甩開了。氣得江怡墨捏緊拳頭,恨不得直接用拳頭給他砸過去,簡直莫名其妙嘛,知道她是孕婦還惹她不高興,有毛病喲!

江怡墨回到自己辦公室裡,桌子上扔了一堆需要她看的檔案,江怡墨看一份簽一份字,簽好了就讓徐風送到師傅那裡去。

反正江怡墨現在不想去見師傅,也不想跟他說話,甚至還把兩間辦公室中間的窗簾給拉了下去,誰也看不到誰。

冇一會兒。

徐風便又抱了一堆檔案進來。

“這些不是跟剛纔一樣的檔案嗎?怎麼回事?”江怡墨問。

徐風也是苦笑:“董事長剛纔把字簽錯了,合同就作廢了,現在隻能辛苦BOSS你重新簽一次。”

額!!!

江怡墨氣急敗壞的把窗簾拉了過去,她狠狠的瞪著隔壁辦公室裡的師傅,恨不得直接用手裡的鋼筆把師傅給戳成沙漏。

“師傅他簽成誰的名字了?”江怡墨問。

“江萌萌。”徐風說道。

萌萌?師傅這是想萌萌了嗎?

不對,不對,不對,絕對冇有這麼簡單,師傅今天心情不好,他又把檔案簽成了江萌萌,絕對是想,這怕不是吵架了吧!

“你先出去吧!一會兒簽好字了我送過去。”江怡墨淡淡地說道。

“謝謝BOSS。”徐內等的就是這句話,他很怕進董事長的辦公室,感覺每次進去都跟進鬼門關差不多。

江怡墨簽好字後便抱著檔案去了師傅的辦公室,直接放在了他的桌子上,江怡墨還冇說話呢,師傅便把檔案拿過去簽字了。

他都不看的呀,直接就簽了,而且第一個字就簽成了江萌萌,他又寫錯了,江怡墨氣得手舞足蹈的,真想打人。

“師傅,你怎麼回事兒呀!”江怡墨雙手撐在辦公桌上,特彆認真又生氣地看著師傅。

景沐辰這才注意到是小墨送過來的檔案,還以為是徐風呢!

“我冇事。”景沐辰繼續簽字。

但小墨現在不想讓他簽了,因為他老是出錯,既然冇有工作狀態那就彆工作了。

“師傅,我們聊聊吧!”江怡墨問。

“聊什麼?”景沐辰反問。

“你跟萌萌到底怎麼了?我還從來冇有見過你這樣,你跟萌萌是不是吵架了?如果是吵架的話你就讓著點她嘛,萌萌是女孩子,她挺不容易的,你也犯不著跟她生氣呀!”江怡墨還是很維護自己的妹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