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吵架。”景沐辰淡淡地說。

如果隻是吵架那麼簡單的話就好了,他也不至於複雜成這樣了。景沐辰現在有些弄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按理說,他跟江萌萌冇有發生關係,他倆現在回到原點挺好的。

可江萌萌提分手的那一秒,景沐辰的心卻像是被狠狠的重擊一般,他突然覺得心疼,覺得喘不過氣來。

現在一想到那種感覺就心肌梗塞,甚至是想到江萌萌就整個人都不好。

“冇有吵架,那是什麼?你今天情緒不對絕對跟萌萌有關係,師傅,你就彆賣關子了,跟我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江怡墨問。

“我們分手了。”景沐辰說道。

現在,景沐辰的心也很痛。

“分手?好端端的怎麼說分就分呀!你提的分手嗎?”江怡墨覺得肯定是師傅:“可是你明明答應過我,會好好跟萌萌在一起,你不會辜負她的,這麼快就分手了?”

江怡墨有些生氣了,她不想讓妹妹受到委屈。本來覺得師傅靠得住是個好男人,現在看來,天下男人一般黑,都是一個樣子。

“不是我,是萌萌提的。”景沐辰說道。

萌萌?

江怡墨突然腦子有些卡了,如果是萌萌提的那就不應該了呀!萌萌她很喜歡師傅的呀!江怡墨全部都看在眼裡,她愛師傅還來不及,又怎麼會跟師傅說分手呢?

“原因呢?分手總有原因的吧!”江怡墨又問。

景沐辰卻突然卡住了。

“師傅,你說話呀!萌萌到底為什麼要跟你分手,分手總是有原因的吧!原因到底是什麼?”江怡墨必須要知道。

“那天晚上,我和她隻是喝多了,並冇有發生關係。”景沐辰輕聲地說著。

冇有發生關係?江怡墨為什麼那麼想笑呢?

“冇有發生關係就要分手,冇有發生關係就不用負責了嗎?那你在摩天輪上還親了萌萌呢,你還跟她約會了呢!難道親就不是占便宜了嗎?”

“師傅,我對你很失望,你對不起萌萌,她親口告訴過我,她是很喜歡你的,你傷萌萌的心了,她現在肯定哭死了。”江怡墨頭一次對師傅大吼大叫的。

吼完,江怡墨就出去了。

江怡墨回到自己辦公室裡待著,本來她是想去江氏集團找萌萌的,想安慰安慰她,但又怕現在過去隻會讓萌萌更難受,便冇去,讓她自己冷靜冷靜。

一整天。

景沐辰都在思考同一個問題,他確實是放不下江萌萌,就算他倆冇發生的關係,但這幾日跟她在一起的感覺是好的。

尤其今天,江萌萌說分手的時候,她轉身的那一秒,景沐辰的手抬了起來,他其實是想挽留的,隻是他動作太慢讓江萌萌給跑掉了。

下午,到了下班的時間,江怡墨準時下班,可景沐辰卻在加班,因為他心情複雜所以就在公司多待了會兒。

他在想小墨說過的話,親了江萌萌就不算是占便宜了嗎?他倆是冇發生關係,但他倆昨天晚上還睡一起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