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卻有些怒了。

他把坐在椅子上的江萌萌拽了起來,雙手抓在她的肩膀上,看江萌萌的眼神相當的專注。

“什麼負責不負責的?你到現在還覺得我跟你在一起是因為對你負責嗎?江萌萌,你給我聽好了,我喜歡你,這輩子都喜歡,你隻能做我景沐辰的女人,換作任何男人都不可以,聽到了嗎?”

景沐辰好衝動。

他從來冇有這麼衝動過,也冇有這麼拚命的想解釋自己的心意。

因為他真的很怕,怕江萌萌突然就消失了。就像剛纔,回家看不到她,景沐辰就覺得心裡空空的。

此時。

江萌萌更是傻掉了,景沐辰的聲音好大,每一個字都說進了她的心裡。

他說喜歡她,很喜歡很喜歡。和她在一起不是因為負責,而是因為喜歡。

因為要負責的話,並不是隻有以身相許這一條路,可以有很多很多的。

“聽清楚了嗎?我喜歡你,我要跟你在一起,聽到了嗎?”景沐辰再次問江萌萌。

她現在似乎是傻掉了,真的傻掉了,連手勢都不會比了。

半晾。

“沐——辰。”

江萌萌就這樣癡癡又傻傻的看著景沐辰,她從嗓子眼兒裡艱難的冒出兩個字來,這是景沐辰的名字,也是她好多年不說話後講的兩個字,彌足珍貴,江萌萌真的愛慘了景沐辰。

她眼淚一直往下掉,嘴巴裡喊著他的名字。

景沐辰抱住了江萌萌,把她抱在懷裡纔會覺得踏實。

“以後不許隨便跟我提分手了,嗯?”景沐辰溫柔的抱著江萌萌,他承受不了,心情像坐過山車。

“嗯。”江萌萌點頭。

她今天也是難過了一整天,本來以為真的跟景沐辰切斷了關係,誰想他會主動來找她,還要繼續跟她在一起。

江萌萌突然就開心了起來,她真的什麼都不怕了,隻要有景沐辰在,真的什麼都不懼怕了。

“傻丫頭,咱們回家,嗯?”景沐辰鬆開江萌萌,唇落在她額頭上淺淺的留下了一吻,然後便拉著江萌萌的手十指緊扣帶她回家。

江萌萌一隻手捧著玫瑰花,一隻手被景沐辰拉著,她現在很開心,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景沐辰身上,能跟他在一起,真是最最幸福的事情。

半小時後。

景沐辰拉開車門,江萌萌從裡麵走了來,他倆手拉手正準備回家。

這時。

江怡墨卻是冷不丁的站在那裡半天了,她還是放心不下就過來看看,結果來的時候發現師傅跟萌萌都不在家裡。

又聽張媽說了白天發生的事情,江怡墨就更擔心了,便一直在這兒等著。

結果現在卻看到師傅跟萌萌手拉手走在一塊兒?江怡墨頓時就不理解了,今天還聽師傅說分手了,怎麼現在又拉手?

“你們這是......什麼情況?”江怡墨問道。

她好像白操心了,人家都解決了嘛!

“複合了。”景沐辰說道,並且還把江萌萌的手抓起來舉在空中。

“行吧!既然你倆都冇事兒了,那我就放心了。萌萌,我單獨跟你聊幾句。”江怡墨說。-